佚失在青海湖畔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12-12 11:18:08 作者:admin 阅读量:256

“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在青海湖畔,那一墩一墩芨芨草形成的星星滩中,你可知道长眠着一位外国女 人? 可不是?无论谁都会感到奇怪,在青海湖畔怎么 会有一个外国女人的坟墓永远地坐落在这里?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外国女人?她为什 么会在这里安息? 一九八五年高原上一个六月,一对情侣从南太平洋飞到了鸟岛。男的是澳 大利亚著名的人工增雨气象学专家,名叫爱德华·凯思·比格博士;女的是澳大利 亚的鸟类专家,名叫罗宾。原来,比格博士应时青海省省长黄静波之邀来华讲学之前, 比格博士给青海省气象局局长写信,请求:“在给我的邀请信中把我的夫人也包括 在内(当然自费),以便办理签证,实现一个鸟类学家对鸟类的考察。”中方同意 了比格博士的这个请求。 罗宾 她从小就喜欢‘黑颈鹤’,考大学时,她毅然选择了鸟类 专业,成了一位鸟类学专家。有一天,她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黑颈鹤聚集地青海 湖畔。就在她因看到自已朝思暮想的黑颈鹤而欢呼雀跃时,一场意外的车祸发生了, 她的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人’,她曾经来过。走过那片芦苇 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人’她留下一首歌。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为何 阵阵风雷,轻声诉说,呜……啊……还有一只‘黑颈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啊 ——啊——啊——” 这两个美丽而凄迷的真实的故事,似与不似之间留下了几多的伤感。她安息在这里,以自己的生命完成了女人生命中一个永远的浪漫……她安息在 这里,代表着女人怎样的在现实中一次一次死去,在梦幻中怎样一次一次地飘逝。 在这水天一色的圣地,这是一座女人幻想的坟墓。 罗宾之墓,红色的字迹讲述了一个用鲜血织出的故事。 “谨以此碑深切怀念澳大利亚的鸟类学家:中国人民的忠诚朋友罗宾·比格夫 人。她生前热爱野生鸟类,并因此在赴鸟岛保护区途中因车祸于一九八五年六月二 十八日不幸逝世。她的骨灰撒在鸟岛上。” 她还没来得及细细瞧一眼她向往了这么久的鸟儿,更没能抚摸一下她喜欢了这 么久的鸟儿的羽毛,甚至没来得及向自己的情侣说一句什么,就永远地去了。她的 灵魂终与自己心爱的鸟儿相伴了。比格走进一间空病房蒙头大恸哭。这一瞬,天降 大雨,白雾迷濛。 罗宾把身体永远地留下了,比格却把思念永远地留下了。 这,难道真是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话:“痴情生怨鬼”。 在罗宾的追悼会上,比格博士忍住悲痛说:“今天,我变成了一只孤鹤,但是 我坚信人的躯体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死里逃生的人们相互间的友爱,重要的是我 在中国得到了这么多朋友的热情相助。我坚信生的短暂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死在 自己向往的地方而成为一种永恒。她生没能与她的鸟儿做伴,那就让她死后与她心 爱的鸟儿永远相伴吧!……” 比格说:“我感到自己的一部分已经留在青海了。”可不是?他真的留下了, 留下了他的爱他的思念!还有这孤伶伶的墓碑! 说到这里比格的泪水终于涌流出来。这真可谓“‘鹤’落西天,已是愁难诉”。 云与鸟在苍穹中相伴,而他们相濡以沫了三十二年,现在她去伴鸟儿了。 也是怪!黑颈鹤都是成双成对的,可是为什么那一日向罗宾飞来的是一只鹤而 不是一对鹤?当地的一个藏族老人对我说:“罗宾与青海湖前世的个缘分是了!” 她爱鸟胜过爱人世间的一切,鸟儿们才要她与它们相依。伴。 那么比格呢?从此不是又成了一个苦恋着青海湖的孤鹤? 比格博士将黄金波省长送来的二万美元的抚恤金捐给了抢救过他妻子的刚察县 医院,那是一个医疗设备十分落后的医院。“十分落后!”比格说着似乎很是痛心。 可是他忘了这是哪里?这是人迹罕至的青藏高原,这是鸟儿最后的逃避所。而那些 鸟儿不就是为逃避一切文明而云集在这里的吗?是的!比格说了鸟儿之所以云集到 这里来是因为这里聚集着世界上最纯朴善良的人们。 回望,那么多的鸟儿飞过来,轻轻地扑打着墓碑。一时里漫天漫地都飞着羽毛, 那是怎样洁白的一些羽毛呀!如漫天漫地的雪花。而那些纷飞的雪花可是她的幻想, 她的思绪,她的浪漫,她的情感?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我要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

青海湖畔   我要留言
Catfish(鲶鱼) CMS V 4.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