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退”的才智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前面老子说过,建立了勋绩但不居功,那么积德行善就依然归于你。假如你居功自傲,那么你不但会损失积德行善,还会招来祸殃。比方文种、韩信等人。其实,不论是战功,仍是什么功,包含财富、修道,都不能高傲,不能觉得自己有多了不得。你一旦觉得自己很了不得,就简单闯祸。

所以,老子又说,"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当你得到成功、有了名望之后,要懂得身退。所谓的身退,不是让你不再积极进取,而是让你不要虚荣心胀大,要懂得退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

曾国藩和"求阙斋"

曾国藩家有一间屋子叫"求阙斋",他在家书中写道:"兄尝观《易》之道,查盈虚音讯之理,而知人不行无缺点也。盛极必衰,月盈则亏,天有孤虚,地阙东南,未有常全而不缺者。世人常缺,而一人常全,天道屈伸之故,岂若是不公乎?今吾家椿萱重庆,兄弟无故,京师无比美者,亦可谓至万全者矣。故兄但求缺点,名所居曰求阙斋。盖求缺于他事,而求全于堂上。"后来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求阙斋记》:"囯藩读《易》,至《临》而喟然叹曰:六合之气,阳至矣,则退而生阴;阴至矣,则进而生阳。一损一益者,天然之理也。""物生而有嗜欲,好盈而忘阙……若国藩者,无为无猷,而多罹于咎,而或锡之褔,所谓不称其服者欤?所以名其所居曰求阙斋。凡外至之荣、耳目百体之嗜,皆使留其缺点。"意思是做人不要寻求满意,宁可留一点缺憾。

在我国历史上,但凡知道这道理的,最终都功成名就、得到善终了;不知道这一点,过于寻求完美,不晓得进退之道的,大多都不能善终。

在处世方面,便是不要居功贪位,不要觉得全国离了你不行。

尤其在日子之中,不要老是把对他人的好挂在嘴上,不要老是觉得我为你做过什么,永久不要这样。不要老是觉得自己是他人的恩人,反而永久都要觉得他人给了你时机。要永久低沉,永久觉着自己应该做。当他人给了你协助他的时机时,要从心底里感谢他,感谢这个时机。所以,许多时分,很多人的东西,我都承受,也包含他的好心境。

修行干事的时分不要着急。我常说,咱们又不急着去死,为啥要走极点,不保护自己的身体呢?做人干事都要走中道。"锐必折",过于尖利,必然会折断,许多时分,愚钝一点,活泛一点,宽恕一点,会更好。

尤其在修道、炼丹的时分,是特别重视火候的。当你练到极致的时分,你的生命中会呈现一种很激烈的能量,它类似于神通、特异功用。这时,其实就有点太满了,你要懂得退,也要理解,形成这种现象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你的理性走向极点了。那么,就退一退,缓一缓,不要着急,不要过于寻求一些功用。尤其在炼内丹的时分,一定要把握火候,不行不行,过为己甚。一过,聚起来的气就散掉了。

这儿也是老子指出的一个修道窍诀。所以,不论你修武火仍是文火,仍是其他的东西,都要特别重视养练结合。所谓的养,便是在日常日子中保任,就像你盖住了火星,但开水依然是热的。这时,你要把学到的常识用上,得到了才智也要用上。不论你得到了什么才智,都要用于日子。不要着急地、囫囵吞枣地吞下更多的东西,而要以用为主。学一点,用一点,慢慢地,从沉着容地过日子,从沉着容地修道,从沉着容地训练。

我爱打太极拳。有人就问我,这样打,有没有什么含义?我说没有含义。他又问我,那您为什么要打呢?我说,由于我活着啊,我已然活着,总得做些工作。

我告知我们,太极拳真要起作用,一定要天天打,打上一辈子。只需有二十一天不打,你就等于没有打过。训练身体也是这样。所以你刚开始十分精进,过于摧残身体地去练,其实含义不大。"揣而锐之,不行长保"。要慢慢地,沉着地,像树木生长、小孩子长大那样,做你该做的工作,不要着急,永久不要着急,修道也是这样,调心也是这样。慢慢地,沉着地在日常日子中长大,体悟你学到的常识。

要知道,才智的实质,其实是一种日子方式,修道、成果也是日子方式。把你的才智和慈善用在日子中,用于社会,用于利他,便是成果。没有利他的行为,就没有才智和慈善,也没有成果。你或许觉得你有很好的觉受,但人们底子不在乎你心里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他在乎的,永久是你为这个社会、为他人做了什么。

所以,这一章的内容很有意思,期望我们能记住它,能在日子顶用起来。不管做什么,都不要太急了。

作家简介:雪漠,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国家一级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三度入围"茅盾文学奖",荣获"冯牧文学奖"等奖项,接连六次获敦煌文艺奖,代表作有"大漠三部曲""魂灵三部曲""故土三部曲"等。著作当选《我国文学年鉴》《我国新文学大系》以及长篇小说《野狐岭》当选大学本科教材《大学语文》阅览引荐书目。

(本文选自《老子的心思——雪煮<道德经>榜首辑》雪漠著,夏阳供给,经原作者授权投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10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