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中的基本礼仪和需要注意的行为规范


道教中的基本礼仪和需要注意的行为规范

礼仪,就是礼节和典礼,是一种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约定俗成的行为标准。道教礼仪,就是道教徒信道、学道、修道、行道和日常日子的礼节和典礼。

道教礼仪内容十分丰富,但总是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坚持道教内部人际联系的礼仪,可称为日常日子礼仪;另一类是表现道教徒信仰日子的礼仪,可称为宗教信仰礼仪。

拜师礼仪

入道,就是皈依道教之意。入道礼仪,是道教信徒正式成为道教徒的礼仪。俗话说:“师父引入门,修行靠个人”,入道要有引入的师父,所以要拜师。 行拜师礼,一般要在宫观殿堂内,或树立坛场。在殿堂或坛场中,首先由师父约请来的道侣行祝愿礼,接着师父上香,向祖师行三礼九叩大礼,然后安坐于殿堂或坛场一侧事先设好的座位上。

接着准备拜师上香,向祖师行三礼九叩大礼,然后转身面临师父,向师父行三拜礼。师父赐起今后,根据本派的字辈赐道名于弟子。 然后,在众道侣祝愿礼仪中,师父再带领弟子向神位行三礼九叩大礼。拜师典礼结束。另外,假如是落发的,一般在向师父三拜之前,要向祖先、爸爸妈妈和亲友行礼拜辞。

拜师礼仪比较盛大的,还要上表,奏告祖师,吸纳弟子成为该派传人,例如龙门派上表邱祖、天师派上表祖天师之后,就成为一个“玄门弟子”或许“玄裔”、“法嗣”。 弟子行拜师礼之后,就有了师承联系。一个学道的人,刚进道门拜的师父就是本师。假如再需向别人学道,还可拜师,称为拜先生,又称学师。 本师只能一个,先生能够多个。无论是本师,还是先生,都要称号师父。因此,一个道士,可能有好几个师父。

冠巾礼仪

冠巾是全真派落发弟子正式成为道人的典礼。弟子拜师落发者,无论老幼都称为道童,在道观里学习、工作、日子一段时间之后,经师父调查满足并蓄满头发后,由师父约请道侣为弟子行冠巾礼仪。 行冠巾礼,要由师父事先约请品德高尚修行有素的道友当任三师和高功,举办《全真冠巾科仪》。

三师是指:度师即恩师,一般由弟子本师当任;梳发挽智者称拢发师;引导行礼的称引入师或引礼师。高功为冠巾师,为冠巾科仪的主法。 一般情况下,冠巾礼仪都在弟子的落发宫观由本师掌管。假如本师已经羽化,能够傍设本师牌位,由学师当任度师。假如落发弟子的宫观无力举办《全真冠巾科仪》的,能够由本师请求其他宫观的道友为弟子冠巾。但无论如何,本师赐给的道名不行更改,不然视为背离师门。

传度礼仪

传度意为传授度世之道法,是正一派弟子正式成为道人的典礼。弟子拜师之后,跟师你学道,经师父调查满足后,由师父约请道侣为弟子行传度礼仪,也能够举荐往大宫观参与传度。 传度典礼也有三师和高功,一为传度师,二为鉴度师,也称证盟师,三为推荐师,也称引度师。担任传度“三师”和高功的道士,有必要经过授录。 弟子传度之后,称为“白检”道士,即没有授录,没有盟证道位,没有领受法职的新道士。

道教礼仪修改

植根于素有“礼仪之邦”盛誉的中华民族文化土壤中的道教,其礼仪适当完备且十分考究。
道教礼仪是道士日常日子中的行为表现标准。其与戒律所不同之处是,戒律是用条文明确下来,违者必罚。而礼仪则是道士最起码的举止标准,违者则视为品行不端,属于道教仪范部分。道教的礼仪内容很杂乱,小到日常称号,大到收支行走。凡事都有必定的礼仪,一起,一个修道或奉道者的外在礼仪风仪也是其道德修养的表现。
道教自创建后,在构成自己独特的礼仪形象时,继承了道家和吸收了儒家以及中国传统礼仪的一些礼节,结合道教的实际情况,在对道士的衣食、住行、视听、称谓、斋坛等众多方面的外在形象进行标准化,使其从言语、服饰、收支、饮食、诵听、斋醮等方面有别于观外俗人,束缚道士清心修道,逾越凡尘。
道教礼仪具体可分为两个方面,礼就是礼节,仪就是典礼。也就是说,道教用特有的礼节的形式标准道士行为的一种仪范,是区别于俗人的具体行为典礼。
道教自创教后,就制定了一套礼仪,今后历代不断增改、完善。全真森林准则的树立,对礼仪的要求则显得尤为重要。道教对违背礼仪者,没有具体的赏罚办法,常以清规论处。
道教宫观礼仪
道教宫观的道士有必要住庙,要求宫观内坚持良好道仪风仪,不得混同于俗。道士与道士之间一般称道友、道长等,对年老道士一般称某爷。道人宿舍中须清洁素雅,不得华饰,但要规整,道人不得裸身而卧,不得在卧室内荤酒、神侃。
道众宿舍不得把俗人随意带入,更不能留宿。乾道、坤道不得在同院中居住,相互之间应坚持距离,清心寡欲,不起邪念。乾道、坤道之间不得随意串门。
早上开静后,需当即动身洗漱,到各殿朝拜祖师,上早课,诵经倾听,持心修炼。
到其他庙内挂单,要恪守其庙中标准,不经允许,不得常住。

道教穿戴礼仪

服饰是道教宗教形态上的一个杰出标志,人们能够从服饰上清楚地辨认出道教徒。道士在庙都有必要头上戴巾,身穿便服、白袜、布鞋。
道人服饰,古有“羽服”、“羽衣”之称。道教服饰最早的一致定制是从南朝刘宋时的陆修静开始的。
现代道人穿的服装,大小上衣皆为“大领”,是明代以前汉民族的服装样式。黄色黑边,受戒时用;法衣,指做道场“高功”穿的法服和行宗教大典时“方丈”穿的法服;花衣,是经师上殿念经、做道场穿的法服,也有素净不绣花的,通称“班衣”。大褂、道袍一般多用蓝色,以象天色和东方青阳之气;法衣则多红、黄色,也有蓝色、绿色;方丈穿的法衣多为紫色;班衣以红、黄居多。
道教把道教徒戴的帽子称为“巾”,巾有九种。分别为:混元巾、庄子巾、纯阳巾、九梁巾、浩然巾、逍遥巾、三教巾、一字巾、太阳巾。
道士的合格服饰,不仅是衣帽规整,并且要衣冠规整。所谓的“冠”不仅指帽子,并且指特制的礼饰。最通用的有黄冠、五岳冠、五老冠等,这些是作法事时用的,专场专用,不能随意戴上。
道人的鞋、袜也有规则,鞋以青布双脸鞋为最合格,一般穿青布圆口鞋或青白相间的“十方鞋”,多耳麻鞋也可。袜则统用白布高筒袜。
道人裤管有必要装入袜筒内,不得敞着裤管。不穿高筒白袜,亦须把裤管齐膝下绑扎。不扎裤脚上殿,殿主不让进殿,进了殿要受罚。

道人不得顶“冠”入厕,戴“冠”入厕者要受罚。巡寮执行任务处分人时,有必要衣冠规整,庄重从事。

道教迎候礼仪
道侣相逢或道俗相逢时,须行拱手礼或作揖礼。
拱手礼即抱拳拱手。两手相抱(左手抱右手,寓意为扬善隐恶,盖以左手为善,右手为恶之故),举胸前,立而不俯,可口说:“无量观”或“善哉、善哉”,也可说:“道祖慈善”。“无量观”有与人祝愿无限之意。与人相见,一手持物时,则伸出一手,食指内屈为礼(为一气化三清之意)。

作揖礼即躬身稽首。一面躬身,一面双手于腹前合抱,自下而上(不过鼻),向人行礼。因举手伴以屈身(躬身)故亦称(打躬)。又因身体曲折成月牙状,故双称“圆揖”。向人作揖行礼时不要过火屈身,以免臀部杰出不雅观。作揖礼较拱手礼为敬,对长者多行此礼。

道教言语礼仪

进入法堂以及上宴席,不该高声言语,也不该大声咳嗽。不得多言,不得与师辈争话,不言人过失。不说俗人家务。不言为媒保事。不与妇人低声密语。质疑询道当礼拜问候。如问家常事,不必礼拜。不与人说符咒幻术及全部旁门小术。道教称以上这些为“净口”。

道教科斋礼仪

斋醮是道士日常日子中必修之课。斋醮的礼仪很杂乱,如敬香、礼叩、做道场等。敬香时,还应上供敬神。
上供有香、茶(水)、灯、花、果等。道人把供品双手端到供桌前,双手高举供品与额相齐,躬身一礼,然后放到供桌上。供品摆放次序是从内到外,茶、果、饭(米制品)、菜(青菜、干菜)、馒头(面制品),还能够酌水献花以表道心。
道人上香,先在香炉中忠诚地上三炷香。不上断香,不上没燃着的香。点燃后若起明火,可上下摆灭,不行用秽气吹灭。三炷香点燃后,来到垫前双手举香与额相平,躬身一礼,再到香炉前左手上香,三炷香要插平插直,香与香之间距离不行过寸。上香次序为先中,次左,再上右香,上香后复回跪垫礼叩。
道士礼叩分为三礼三叩、三礼九叩两种。行礼时,双手上不过眉,下不过膝。其具体拜法是:端身正立,二目垂帘,平心静气,二足离跪垫约五寸,二足跟距离约二寸,足尖相距约八寸,构成外八字状。
行礼为:双手于腹前相交,左手大拇指插入右手虎口内,掐右手无名指根节(子纹),右手大拇指掐右手中指梢节(午纹),左手其他四指抱右手,此即外呈“太极图”,内掐“子午诀”,其寓意为“抱元守一”。行礼时手与鼻相平,不行高于鼻。然后掌心向内,掌背向外画弧,滑落于胸口上,右手画弧线向下右环绕,一起躬身。
叩首为:右手心向下按在垫上,左手脱离胸口弧线向下左、右方向环绕,按在右手背上,与右手堆叠构成十字,双膝一起跪在垫上,左右手小臂一起着垫上,二肘尖与两个膝盖同在一条直线上,头叩在手背上。抬头,左手回收捂心,右手紧接回收,双手复握如前,动身站定,此为一礼一叩。
如此三礼三叩毕,足向后退半步复一礼,原地转向值殿道长,躬身一礼,此时三拜三叩结束。
三礼九叩是道教盛大大礼。逢初一、十五,祖师圣诞等道教节日,住观道众做祈祥、祝寿接驾道场时,方丈、监院拈香行此三礼九叩大礼。
道士叩拜,是对太上八十一化的形象表示,即足站八字,手按十字,头为一也。
道士有必要参与各种道场活动,衣冠规整,忠诚祈求。不得打闹嘻笑,要庄重从事。
道士落发后还需“冠巾”。“冠巾”是落发道人正式成为道人的典礼。这种典礼只在子孙庙举办。冠巾也叫“小受戒”。行冠巾礼时有数师在场,如冠巾师(高功)、度师(即恩师、师父)、拢发师、引入师或引礼师等。
斋醮科仪的礼仪很杂乱,也是最考究、最重要的。做道场时,必定要以道教常规对待。
每当朔、望以及重大道教节日,除给祖师朝拜外,还要弟子给师父顶礼,学生给先生顶礼。

戊日是道教忌日,不拜神,不敬香,按古代定制,戊日时宫观要关门歇息。

道教吃住礼仪


在过去,道教的森林宫观对吃住有严厉的仪范。道士吃饭要依仪范进斋堂吃饭,名“过堂”。常住在斋堂吃饭有三种规则:一是便堂,不讲礼仪,随意用斋,但有必要食素,且不能说狂语;二是过堂;三是过大堂。过堂吃饭叫“过斋堂”,要衣冠规整,在斋堂门外排班进斋堂用斋。常住九月十五日起到三月十五日止都是“过堂”吃饭。腊月二十五“接驾”后到正月初五午斋毕均要“过大堂”。过大堂八大执事在客堂搭衣(班衣也叫法衣)整班,客、寮带班到监院寮(有方丈者到方丈寮)门口,两两相对隶立,监院出寮(搭衣、捧满意)两使者随出,站立监院两边。同打一躬,客、寮引班到斋堂门口,分班续立在两排道众后边。
道众听到打梆号,衣冠规整到斋堂门口外排班,执事排班请监院,堂头衣冠规整去请供,两名经师,一名护供,一名站在堂内。堂头请供(一小盂饭,一小盂清水,一双筷子,燃香三炷,一炷烧在司命炉内,两炷放在供盘上),举供齐眉,入堂,供于灵祖像前。按道教典礼击梆。
吃饭时,叫“让斋”。不“过大堂”,平时过堂,由堂头“让斋”。“让斋”结束,仆人归座,合堂用斋,切忌“响堂”。群众用斋,行堂左右巡视,随时给添饭、添菜。斋堂用的碗筷摆法亦有法规。每人面前两只碗,左饭右菜,横筷子两碗前近身处。若欲添饭,以目注视行堂,用筷指左碗;欲添菜指右碗。行堂持饭、菜桶至前,要多少,以筷在碗内划圈,行堂根据所划添饭、菜。吃好时,将筷直置于两碗中心,以示斋毕。堂头看群众全用斋毕,目视仆人,仆人下座,喊:“群众结斋”。
食毕,方丈、监院、道众,同打一躬,依次退出。
道众吃饭时有必要先供奉祖师。
腊月二十八日客堂备席,请果茶执事团年,道众吃“混元菜”。年三十下午于山门外设香案,供本宫前羽后化各派灵位牌,监院、高功、经师去大厨房“接灶”,做祝寿科仪,接着就是接喜神,抢喜钱。
初一至初五日;这五天正午皆吃“混元菜”。一般宫观,吃饭另行“过小堂”仪。很少举办“过大堂”礼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10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