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在我国西北的甘肃、新疆两省份交汇之处,有两处闻名的地质奇观,一处是有“敦煌魔鬼城”之称的甘肃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 ,另一处则是被我们称为死亡之海的罗布泊。

这紧挨着的两处神秘景观,每年都能吸引大批探险爱好者慕名前来。也因为此,常有游客因迷路、车辆抛锚等陷入危险,需要救援。

2001年12月,国家批准建立“甘肃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也是这一年,敦煌市决定将一个位于该市最西北处的红十井派出所,后撤100公里搬至雅丹国家地质公园内,并改名为雅丹治安派出所,以维护景区秩序、服务游客。

那一年,39岁的李生寿从红十井派出所所长的职位上调整至雅丹所任所长,并在这里掏出一个“窑洞”派出所。此后二十余年里,李生寿始终坚守在这里,和战友一道参与过170次救援,挽救了21人的性命。

曾有一次,李生寿在罗布泊内行驶时汽车抛锚差点遇险,濒死之时他遗憾,心中有许多抱负、理想未曾实现。如今二十余年过去,李生寿远离城市繁华,兑现了扎根大漠的承诺,更是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地维护了辖区安全。

未来退休之后,他希望战友能将“窑洞”派出所这一沙海灯塔继续点亮,将服务百姓的旗帜继续传承。

雅丹地貌中的“窑洞”派出所

从敦煌市区出发朝西北方向一路行驶,180公里之外的雅丹国家地质公园内便是雅丹派出所所在之处。

敦煌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这一路沿途经过阳关、玉门关。越往西北方向行驶,公路两旁越显寂寥,西出阳关不仅“无故人”,渐渐地路上一个人、一辆车、一根草几乎都看不到了。

2个多小时之后,雅丹地貌呈现眼前,灰褐色的砂石地上耸立着一座座形状各异、土黄色的小山丘。

窑洞中的雅丹派出所就在进入公园大门不远处、一座大坡下面一条公路的右侧。李生寿说,当时选择这里挖窑洞,就是因为距离景区大门近,便于群众报警求助。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雅丹“窑洞”派出所。

现在260平米的窑洞里,有办公区、厨房、餐厅、宿舍及卫生间,通水通电,各方面硬件保障相比20多年前的帐篷派出所,变化已是天翻地覆。

20多年前的1999年4月,因工作需要,敦煌市公安局在距离敦煌市区西北方向约300公里的罗布泊咸水泉地区成立红十井派出所。当时还在敦煌市一乡镇武装部工作的李生寿,被任命为红十井派出所所长。

组织找到李生寿时,他大概了解罗布泊红十井那里的基本情况,不过真正到罗布泊后,他才发现真实环境远比想象的更加恶劣。

红十井派出所约 雅丹派出所西北方向100公里处。雅丹地质公园内年降水量不足20毫米,蒸发量达4000多毫米。 而红十井派出所所在地相比而言,更加干旱缺水,气候恶劣。

起初李生寿和几名战友住在帐篷里办公。后因风实在太大,几位民警想法用蛇皮袋装满沙子,搭成简易的房子居住、办公。那时吃水要到一百公里外的罗布泊八一泉去拉,拉一次水吃半个月,照明则靠1盏煤油灯。回敦煌市区的路不好走,李生寿和战友们有时一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

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了3年后,2001年,红十井派出所搬至雅丹国家地质公园内,改名为雅丹治安派出所,以维护景区秩序、服务游客、保障安全。

初到雅丹地质公园内时,派出所还是没有办公场所。李生寿和战友们一边住着帐篷,一边找一处合适的小山丘挖窑洞办公。

李生寿说,修建窑洞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来当时从敦煌市区到雅丹地质公园的路不好走,运送建筑材料成本过高,建房一时半会实现不了。二来,就当地的气候环境而言,修建窑洞居住、办公更加舒适。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雅丹“窑洞”派出所。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雅丹“窑洞”派出所内一角。

窑洞不仅冬暖夏凉,隔音效果也很好。这里之所以被称为“魔鬼城”,多是因为夜间的风声凄厉,似鬼哭狼嚎一般。而已在雅丹派出所工作5年的民警魏海生告诉澎湃新闻,窑洞隔音效果好,这样诡谲的风声晚上睡觉时基本听不到。

风蚀的小山丘看上去好像结构松散,但其实非常结实,窑洞挖起来并不轻松。从2001年3月到当年10月,李生寿和战友白天上班,待最后一批游客离开景区后,他们开始一洋镐一洋镐的挖窑洞,每天点着煤油灯挖到十一二点,到10月份天气冷的时候,他们终于挖出一个40平米,可以住人、办公的地方。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窑洞”派出所门口的地砖,已被大风卷起的飞石砸的坑坑洼洼。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当时40平米的“窑洞”派出所。 雅丹派出所 供图

此后一直到2016年,“窑洞”派出所先后经历了四期工程,终于有了今天看到的集警务、生活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派出所。

荒漠求生

尽管“窑洞”派出所现在的办公和生活环境已有很大改善,但其实在2017年时,这里还没有通上自来水和电。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雅丹治安派出所外整齐、规整的道砖和装饰。

也曾有很多人问李生寿,为何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坚守二十余年。李生寿提到,曾有一次罗布泊荒漠中濒死求生的经历,对他有很大影响。

2000年李生寿在红十井派出所工作时,一天和战友一早出发去采买物资,不想车在半途抛锚。夏季茫茫戈壁上酷暑难耐,李生寿和战友钻到车底躲避暴晒。他们想等到一辆车经过就能得救,没想到第4天时,都没有一辆车、一个人出现。

再呆下去就是等死。李生寿和战友便徒步朝着40公里外的雅丹地貌方向走去。那里环境相对好些,如能遇到一个人,挖出一点水都是生的希望。

夏日戈壁的地表最高温度可达70摄氏度。李生寿走在路上,皮鞋鞋底和鞋帮的胶融化了。没鞋穿,他又脱了衣服裹着脚继续走。这样也凑合不了几步,便只能光脚前行。

李生寿后来回忆,“当时感觉自己要完蛋了”,那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和死亡如此接近。他甚至嘱咐年轻战友记住路,走出去后再回来找到他,把他埋到老家。

终于在第五天,一辆经过雅丹的车救下了李生寿和战友二人。

这次荒漠遇险后,李生寿对生命有了更深的感悟。曾一度在荒漠中绝望之时,李生寿脑海里也浮现出一些未曾实现的理想、抱负,他曾暗下决心,要是能走出去,一定要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做些事情。

2001年底,国家批准建立“甘肃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慕名前来的游客慢慢多了起来,雅丹治安派出所的救援任务也越来越多。这期间,战友换了一茬又一茬,李生寿则在雅丹坚守了20余年。

他驻守敦煌大漠“窑洞”派出所20余载(敦煌莫高窟派出所)

雅丹治安派出所民警巡逻。

20余年里李生寿和战友一道成功挽救了21条宝贵的生命。其中最令李生寿印象深刻的,是他和战友营救的第一位探险者老王。

那是2000年6、7月份的一天,退休老汉老王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去罗布泊探险。

在李生寿二十余年的罗布泊工作经历来看,夏季是罗布泊探险最忌讳的季节,因为气温太高,很容易遇到危险。

老王途径红十井派出所时恰巧碰到李生寿。李生寿劝他:没有向导和充足的补给不能独自冒然前往罗布泊。但老王认为自己曾在新疆叶城、西藏可可西里等地探险过都成功归来,肯定没问题。

老王出发了,不过走了两步的老王又折返回来拜托李生寿,要是三四天后自己还没回来,能否找一下他。

果然三四天过去了,依旧没有老王的身影。李生寿便和战友一道向罗布泊深处行驶,寻找老王。连续找了两天都不见老王的踪迹,李生寿心想或许老王已经穿越了罗布泊?或许已经遇难?毕竟在偌大的罗布泊中找到一个人实在太困难。

就在他们准备折返时,李生寿看到一处凹地里有一抹白色,那正是倒在地上、气息已十分微弱的老王。

李生寿顾不得老王满嘴的泥和沙,就给他做人工呼吸。待老王的气息稍微增强一些,他们将老王送往约400公里外的敦煌医院。

安顿好老王后,这事在李生寿看来已告一段落。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原本人迹罕至的红十井派出所附近,又有一团尘土向近处滚来:老王又来了!只是这一次,老王不是探险,他的摩托车上满载着方便面、矿泉水,并带着一万元钱,感谢红十井派出所的民警同志。

荒漠缺水,李生寿留下了老王的矿泉水,婉拒了老王的一万元钱。

20多年来,雅丹派出所内有不少群众送来的感谢锦旗,获救的游客也通过各自的方式向默默坚守在罗布泊边缘、雅丹地貌中的公安民警们表达感激之情。

李生寿回想,那一年刚到荒凉的罗布泊内任红十井派出所所长时,他只想着把任务完成,等组织再派人来替换他。可过了一年又一年,派出所来了很多民警,也走了许多民警,鲜少有人能坚持留在这“死亡之海”和“魔鬼城”里。

再到后来,李生寿已习惯了大漠中孤寂的生活,对这里有了感情,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和成绩。年近花甲的李生寿希望,未来能有人像沙漠的骆驼一样踏踏实实,将“窑洞”派出所这一沙海灯塔继续点亮,将服务百姓、服务游客的旗帜继续传承。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149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