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晒着太阳,吹着风

三年前来过一次青海湖,因为是带着拍摄的任务,所以比较赶时间,没做过多的停留,总想着再来好好享受青海湖的美。当时就有一个念头,有机会一定要在湖边住上一天,深切的感受一下湖水的一昼夜,这不机会就来了,那我就住下吧!

卯时

早上醒来 ,车窗外是朦胧一片,水汽遮住了,看不到前车窗外的青海湖。水鸟的叫声打破了湖水的哗啦声。我打开了车窗,一个小雨滴打在我还没睡醒的脸上,顿时清醒了一些。我朝湖边望去,湖水和山以及天都变成了灰色,青海湖的日出算是泡汤了。他们说青海湖有七种颜色,好吧,第一个颜色就在眼前。穿好衣服准备刷牙洗脸,带好洗漱用品朝湖边走去。

远看湖水是灰色的,凑近了看可不是。清澈见底,沙子的轮廓粒粒分明,这才是湖水应有的样子才对嘛。

我拿起刷牙筒借着一波湖浪,里面还参杂着一些小沙子,不过这都不影响。

我喝了一口,嗯,这是什么味,淡淡的一点咸味,如果用这个水煮汤的话,估计都不用放盐了。刷完牙就用这个水洗脸了,比想象中的凉了不少,还能接受,本想洗个头,那中午再说吧!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已时

雨越下越大,不见停的趋势。 湖边不仅我一个人了,来了一个喇嘛,深红色的服饰跟青海湖还是挺配的。雨还在下,他也不见停下来的趋势,从后备箱中拿出一袋东西,想是要做什么法事,或者祈福之类的活动。

一阵青烟从车边上升了起来,果然没猜错。毕竟我对这类的祈福活动还是不陌生的,寺庙都住了不少的日子了,话说还有点想寺庙的生活了。

雨依旧不带停的,车皮被敲的带点节奏。但此时也挡不住5个年轻人对着青海湖拍照片的冲劲,照片是拍了一张又一张,来来回回跳了好几次总算跳完了,我还有些担心海拔对他们的大脑会造成伤害呢,不过你们开车来的应该问题不大。

我还是看比赛吧,毕竟还是希望猛龙结束这轮系列赛的,我得给他们加油,然而这可能并没有什么卵用,借着青海湖的加持,说不定呢!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午时

青海湖不会辜负来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它会给你你想看的风景,即使前几个小时还是灰茫茫一片。眼看着天边一抹蓝色被扯了出来,越扯越大,其中还镶嵌着白色的棉花糖。

车多了起来,人也多了起来。五个川音的阿姨们相互拍着照片,单人的,两个人的,三个人的,四个人的拍了有个把小时左右。

突然一个穿着大红色衣服的阿姨朝我走来,我不自觉的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小伙子,帮我们拍张照片吧!”

从你走过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要准备干嘛了。

“来来,看这边。”

“看前面,笑容给一点。”

一波常规操作后总算完成了她们青海湖之旅,照片也拍完了,上车,她们走了。

另外的一些车又来了。。。。。。。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申时

天终于彻底放晴了,大量的棉花糖点缀也是醉了,正因为有白云的存在,此刻才能体会与天的距离已经这么近了,这才是理想中高原应该有的模样。

我拿起了洗脸盆和洗发水走到十米外的湖边,伸手摸了一下,咦,还是有一些微凉,哦不,好吧,我承认很凉。还是借着一波湖浪用盆子接了一盆水,还是带着些许的沙粒,这是无法避免的。憋着一股气把水撒在了头上,不行,氧气不够用,淋的次数多了,头皮也就麻木了,无所谓了。

洗完头真是神清气爽啊,天更蓝了,水更青了,当然嘴里的咸味还是没有远去,那就回味一下,也值得回味一下。

正在桌子前写东西呢,一辆白色的丰田车下来一个穿着劳保军用大衣的大叔,停下来我就和他聊了聊。他们一行三人河南出发,过成都到拉萨,接着从拉萨来的青海湖,二十多天下来也是够奔波的,但这就是旅行的魅力吧,痛并快乐着,这一点我在他们脸上看到了,当然他们也是马不停蹄掏出手机拍摄眼前的美景,青海湖足够美!

接着另外一个平头的大叔也坐到了我面前,两人像认识一样的唠起了家常。他跟我说他看到我的车后立刻就决定了回去买一辆接着出来玩。现在他坐的丰田太耗油了,空间也不大,还是面包来的实在。我频频点头,交流了一下行走的趣事,比如说埃及的沙子烫脚啦,越南的红海比较臭啦,好吧,我一个都没去过啊,但我还是频频点头了,嗯,下次我也去。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戌时

太阳渐渐的被云层盖了起来,青海湖继续变化着它的颜色。湖的对面已经看不清楚了,彻底和湖水融为了一体。那边准是有妖怪出没,而且马上就要压到我这边来了,我得做好防御准备,比如躲到车里面,你就拿我没办法了吧!

雨点还是下来了,噼噼啪啪的打在车皮上,小悟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拉脊山的冰雹你都见过了,这就小意思了不是。

雨水拍打的湖面,和浪花一起狂欢着,奏响着青春的号角,有点矫情了不是。

雨也就下了一会儿,阵雨么,来的也快走的也快。但是天上的云可没有离开,山尖估计还在狂躁中。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青海湖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黑云锅盖扣住了,那层次不齐的山脉间透出一丝丝的光芒继续照亮着湖水,还有草原上的牦牛和羊群。它们是真的野生物种啊,不管刮风下雨都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闲庭漫步吃着绿油油的草。

无数次看到牌子上写着不能开车进入牧区,我会严格遵守,不仅仅是害怕被赶,我是觉得这里的草只属于你们。

PS:写到这里的时候刚好有一群羊过来,赶羊的是一对夫妻,妻子在前年赶牦牛群,丈夫在赶羊群。估计也是我在路边有点碍事了,牦牛群直接进了别人的牧场。我瞅准时机站了起来,把这个围场的门堵住了,防止后面的羊群再次进来。

“谢谢啊,”后面赶着羊群的男人说到。

“没事没事,估计也是坐在这碍事了。”我回到。

“这有多少头?”我问着赶着羊群的羊倌。

“600多头。”他头也没回的说到,一直盯着羊群。

有这么多么,反正密密麻麻的一片。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亥时

此时的天还亮着呢,太阳即将越过山间,可惜就是没有火烧云,要不就可以看到青海湖另一个颜色了。远处村庄泛起的点点炊烟提醒着我到了饭点,我还是拿出我的白面饼,他们这里好像叫馍吧!老干妈是它们的绝配,这已经是我今天吃的第二个了,就着热水下去也是不错的。

牦牛和羊还是没有停下它们的脚步,不时的喊叫一声,听不太习惯,跟家里的水牛叫的不一样。

西下的太阳洒在他们身上,在草地上印出长长的影子。背后的山也一样,明一块的暗一块的,像是一副油画,大自然的手笔,就是这么和谐不是。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子时

湖水来来回回的叫着,风也没闲着跟着一起吼着。天边已经褪去了最后一抹亮色 ,刚刚还像极了哈达平铺在天边,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偶尔闪现的灯光,那是来自对面的人烟。月亮没有出来,藏在了云层身后,所以这也能解释湖对面是灯光而不是星星了。

身后的沿湖公路终于安静了下来,远处售票处的喇叭声也是时候的停了。我把车窗摇了下来 ,想偷听一下风与湖水的对话,是不是有鱼一起呢,那就不好说了。

今夜可以睡个好觉了,没有汽车声的狂叫。此时到温度是5度左右,还好我买了个零度的睡袋,足够抵御寒冷的施压了,一夜好梦,青海湖!

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住在青海湖的十二时辰(青海湖最晚几点关门)

莲花生大士镇楼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162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