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说起打U-2,解放军是专业的。

翻开世界历史,解放军打U-2飞机,是无人能敌,且独树一帜。从借用苏联老大哥的萨姆导弹首次干下第一架U-2飞机开始,解放军打U-2飞机的战绩直接开挂,让U-2有来无回。不仅白天打,夜里也打,最后还用自主研发的红旗2号地空导弹干下来一架,前前后后,零零总总共打掉U-2飞机5架,解放军成为打下U-2飞机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说起打U-2,不得不提逝者岳振华,他是一代传奇英雄、大校营长,更是U-2的终结者。说岳振华,就得说 “英雄营”,这个被毛主席整建制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的部队。从1962年到1964年,仅3年时间,岳振华率领二营接连打下3架U-2高空侦察机,一年一架。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NO1

江西.南昌

地空导弹第二营

1962年,美蒋派出U-2高空侦察机开始对我国进行侦察,专门用于侦察核设施、重要战略要地。

同年6月,二营受领任务从北京南苑机场机动至湖南地区设伏。坚守2月,连U-2的影子也没等到。于是,于8月机动转移至江西南昌地区设伏。

空军为了配合二营打伏击,还专门调动了航空兵部队来做诱饵,组织了几个架次的轰炸机在南昌附近的机场佯动,诱敌就范。

9月9日,一架U-2高空侦察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经福州北上。刚飞至二营阵地以东75公里处的位置,突然掉转机头向北而行,离二营阵地渐行渐远。

此前,二营首次击落美蒋RB-57D高空侦察机,震惊世界,被誉为防空史上的“惊天一击”。经历首战,二营在打侦察机上也取得一些经验。

此时,看着飞机越飞越远,求战心切的官兵眼看U-2飞机在作战图上就要飞出二营的伏击圈,心里那个着急啊。

营长岳振华静观其变,没有因为U-2飞机的飞离而有丝毫方乱。反而命令各连做好战斗准备。

果不其然,正如岳振华所料,U-2飞机在160公里处突然掉头了,向南昌急速飞来。

75公里、73公里……

前置发,导弹3发,38公里消灭目标。岳振华下达导弹发射命令。

U-2飞机入侵,二营早已结网以待。3发导弹奔敌而去,瞬间灰飞烟灭,敌机残骸坠落在距南昌15公里的罗家集附近,驾驶敌机的飞行员陈怀身跳伞被俘后伤重不治死亡。

首开先河,二营开创了首次击落敌U-2型高空侦察机的纪录。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NO2

江西.上饶

地空导弹第二营

第一架U-2飞机被击落,引起了美蒋的震撼,美国随后在U-2飞机上面加装了雷达告警装置,也就是专门预警地空导弹制导雷达的“第12系统”。

当时,只要我军地空导弹的制导雷达一开机,U-2飞机加装的“第12系统”就开始告警,并能准确测定出地空导弹阵地的位置,在荧光屏上显示出来,协助飞行员在导弹发射前进行规避。

兰州有浓缩铀工厂、青海湖畔有核武器研制基地、罗布泊正在建筑原子弹试验场地……

U-2飞机频频侦察。

从1963年3月至9月,U-2飞机多次窜入西北地区侦察。因为使用了“第12系统”,总能逃脱沿途设伏地空导弹部队的打击。

1963年6月3日,一架U-2飞机由温州入大陆经衢州、九江、武汉、西安、天水、向兰州飞行。

驻守在兰州的地空导弹四营迎敌,在68公里、65公里两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敌机使用电子预警系统,在四营的作战地图上留下粗大的“S”形回环航迹溜走了。

三营、四营先后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均被敌机发现转弯脱离。

空军组织召开打U-2飞机的会议,寻找应对之策。几次失利后,岳振华和二营早已在打法上寻求突破,反复对制导雷达开天线的时间进行推演、计算,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独有打法。

机会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这次又是二营担起重担。

1963年11月1日,设伏在江西上饶的二营又等来了机会。U-2飞机从甘肃鼎新折返,沿航线返回。

此时、一营、二营、三营、四营,布下口袋阵就等U-2飞机往口袋里飞。

群指挥所命令二营负责歼灭敌机。

在U-2飞机距二营阵地90公里时,岳振华命令3发导弹接电准备。在39公里处,正要测定射击诸元,制导雷达开天线的关键时刻,“目标丢失”。

指挥所里,作战参谋沿着U-2飞机丢失的方向,开始卡表计算。推算到35公里处时,岳振华命令:“打开天线”。

引导师迅即将微弱的信号锁定,并上报。

岳振华果断下令:“三发导弹发射!”

指挥员沉着果断,操纵员熟练迅速,时间仅用了8秒钟,各项动作一气呵成。

第2发导弹在26公里处与敌机遭遇,并将其击落。飞机残骸落于阵地东北27公里处。国民党少校飞行员“克难英雄”叶常棣跳伞被生擒。

35公里8秒钟,地空导弹二营又一次用土战法创造了地空导弹击落“U-2电子预警侦察机”的奇迹。

这就是地空导弹史上的经典战例——“尽快战法”。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NO3

福建.漳州

地空导弹第二营

1964年5月,三战三捷的二营,在岳振华的率领下,再次游击江南,主动寻找更多战机。

5月15日,二营进入福建沿海,秘密移驻漳州,张弓搭箭严阵以待,力求第三次斩落U-2飞机。

地空导弹打飞机,说着轻松做则难。四个地空导弹营,要在960万平方公里的领空捕捉飞行轨迹像一条线、机身体量像一粒粟的U-2侦察机谈何容易,说是大海捞针一点都不为过。

上回打了美蒋一个出其不意。这次“守猎”漳州不到两个月。7月7日,“猎物”就送上门来了,而且一来来了三只。

一架U-2飞机自台湾往东北飞行,另一架U-2飞机出现在广州东南,而第3架RF-101侦察机窜入大陆。

他们游弋一大圈后,预警雷达报告距离108公里,发现RF-101,却在南澳、东山、古雷头一线擦着海边飞过,出海返航。而北边U-2飞机距离110公里,改航直飞二营阵地,突然侧着身子飞远了,从龙田出海返航。南边U-2飞机距离二营阵地160公里,也从汕头出海而去。

正当大家以为U-2飞机不会再来时,南边U-2飞机在汕头、南澳以南海上绕了半个弧,又折返大陆,直飞漳州。

敌情通报后,二营官兵喜出望外,岳振华充满了信心。制导雷达装有“反电子干扰器”, 且“近快战法”战术运用也炉火纯青,二营官兵这一仗势在必得,就等扎口袋呢。

33公里开天线。

岳振华心里盘算着“近点,近点,再近点!”

U-2飞机距离32.5公里,“开天线!”制导雷达天线打开,敌机正好出现在荧光屏中间,目标锁定。

敌机距离32公里,“发射!”按扭按下,第一发导弹升空,第二发、第三发升空。

从打开天线到发射导弹的操作速度从8秒缩短到4秒钟,别小看这短短的4秒,真是来之不易。

U-2飞行员感觉不妙迅速做出反应,30度大坡度转弯,意欲摆脱。但已经来不及了,炸开的导弹像千百支利剑,说时迟那时快早把U-2刺为筛子,飞机残骸坠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坂村。

毙命于座舱内的飞行员,没有任何证件,却戴着一枚金戒指刻着“叶秋英”三字,透露出是李南屏。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NO4

内蒙古.萨拉齐

地空导弹第一营

1964年11月17日,地空导弹一营奉命在内蒙古包头市萨拉齐设伏。

1965年1月10日,美蒋飞行员张立义驾驶U-2飞机在台湾桃园机场起飞,朝西北而来。从山东半岛进入天津上空,目标直指西北,

当U-2飞机距离导弹一营导弹阵地84公里时,营长汪林下令:“四发导弹接电准备。”

66公里时,“接电发射架同步。”

44公里,“开天线捕捉目标。”当引导技师打开天线开关后,U-2飞机立即出现在显示屏上,由于使用照射天线改变了制导雷达天线频率,U-2飞机上的预警装置没有侦测到一营的雷达。

汪林果断下令:“三发导弹消灭目标,发射!”三发导弹间隔6秒依次腾空而起。

“一营消耗导弹三发,击落U-2高空侦察机一架。”一营迅速上报战果。当地蒙古族牧民和驻军连夜冒着严寒,在荒芜的大草原上搜寻飞机残骸和跳伞的飞行员。

第二天早上,张立义由于严重冻伤被送往北京空军总医院。

1965年1月12日,台湾《中央日报》报道:“空军少校张立义于10日夜,驾机到大陆执行任务时不幸遇难……”

这一战,一营一雪前耻。为什么这么说呢,一营曾经走过麦城。在一次战斗,由于制导雷达跳高压而错失战机,被空军领导一顿批。一营为了打赢这一仗可是没少下功夫,全营卧薪尝胆,就等这一天呢。

这也是地空导弹兵首次夜间击落U-2飞机。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NO5

浙江.嘉兴

地空导弹第十四营

此前,美蒋U-2间谍侦察机被我英雄的导弹二营等兄弟部队连续击落之后,他们心有不甘,继续策划侵犯我国大陆上空的行动计划。1967年上半年,美蒋将U-2飞机重点安排在东南沿海一带活动。

同年9月8日,这天沿海地区天气晴朗。一架编号为3515的U-2飞机,由台湾“黑猫中队”成员黄荣北驾驶,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

U-2飞机飞至钓鱼岛和黄尾屿上空改航后,立即被空军预警雷达发现并掌握。

设防在上海的地空导弹第九营和潜伏在浙江嘉兴的地空导弹十四营,时刻准备着随时歼灭来犯之敌。

十四营营长李文武正在探亲休假,副营长夏存凤临危受命,担任战斗的指挥员。

U-2飞机距上海340公里。夏存凤命令营指挥所进入一级战斗准备。3分钟后,全营拉响了进入一级战斗准备的警报。

当U-2飞机飞到崇明岛东北向上海入窜时,空军起飞歼-7飞机一架,预计在靖江、丹阳一线截击敌机。但因U-2飞机从沙州东侧改航穿越昆山、青浦向宁波方向飞行,我歼击机没有拦截上。

此时,驻防在上海的导弹九营,紧紧盯着围绕上海飞行的U-2飞机,只要它一窜入火力范围以内,就会立即打开天线,发射导弹。

U-2飞机这次没有给九营机会。 狡猾的黄荣北驾驶U-2飞机从金山卫出海,九营官兵眼睁睁看着敌机在自己的枪口边溜掉了。

潜伏在嘉兴的十四营正在按照作战指挥程序,进行着各种战斗准备工作。

当U-2飞机刚从崇明岛窜入陆地,沿着上海边缘绕飞时,副营长夏存凤就进入了指挥车。

夏存凤坦言:“我是赶鸭子上架,逼上来的。”他对指控车战勤班人员说,“我平时不分管作战任务,对射击指挥不熟悉,今天营长不在位,如果发现我的指挥不当,或者下错了命令,你们就按照我们的作战预案,正确进行战斗操作。”

夏存凤通过射击指挥标图板的标图,发现U-2飞机有从南通南侧向嘉兴方向飞行的征兆,立刻下令6发导弹接电准备。

但刚一接电准备,U-2飞机并没有直线入窜嘉兴,而是沿着嘉兴的东侧在十四营的火力范围以外飞行。飞到松江之后,它又做出了一个佯装入海返航的假象。

“要防止敌机杀回马枪!”机警的夏存凤提醒参战人员。参战官兵丝毫没有松懈,仍然紧紧盯着敌机。

果然不出所料,当U-2飞机飞至玉盘山上空,距离十四营阵地仅70公里时,突然来了一个右转弯,经沿海窜入大陆,直扑嘉兴进行侦察活动。目标指示雷达敏锐地发现了其转弯临近的征兆,及时、准确地测定出U-2飞机的坐标、信号、活动数据。

“制导雷达与发射架同步!”夏存凤命令道。

二连阵地上的6发导弹,昂首紧贴在发射架的发射臂上,迎着阳光,立刻跟着制导雷达的天线转动起来,直指20000米高空的敌机目标。

“打开天线!”夏存凤命令操纵员。但天线一开,显示器上立即出现了敌机施放的干扰。干扰和U-2飞机信号混杂在一起,看不清真实目标的轮廓,也不能进入自动跟踪。

“手控跟踪目标!”班长、引导技师宾若文下令。

操纵员苏春辉立即操作反干扰设备,干扰被迅速排除,将真实目标信号显示了出来。

“发现目标!”指挥员、操纵员同时发现目标。

“导弹3发,发射!”夏存凤下达命令。

3发导弹依次腾空而起,朝着U-2飞机飞去。

3发导弹的信号在显示器上飞速地向目标接近,首次参加战斗的指挥员、操纵员,正在等待目标的击落。 第一枚导弹未能在U-2飞机附近起爆,而是穿越目标飞走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当第二发导弹接近U-2飞机时,准时起爆,命中了!

U-2飞机残骸坠落于浙江省海宁县西南5公里伊桥公社星光大队,上尉飞行员、“黑猫中队”成员黄荣北被击毙于座舱内。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地空导弹部队首次使用国产兵器击落U-2飞机。

从此,U-2飞机未敢飞入我领空半步。

国土防空中,解放军打下5架U—2高空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

当年打U-2飞机的地空导弹部队,经历多次装备迭代后,拥有国产最先进的地空导弹武器系统,且覆盖高中低空,远近中程,基本上是360度无死角覆盖。空军大力推进军事训练实战化,开展“金盾牌”比武,滋生出一大批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地空导弹末端防御力量。

这几年,地空导弹部队为了提升作战能力,频频参加国际赛事,比如俄罗斯举办的“天空之钥”。几次参赛,战绩可圈可点。

地空导弹部队不仅防空,还反导。将是他国入侵飞行器的噩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171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