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城知县(酆都知县翻译)

四川县,自古传说是凡间与阴间交界处。县城中有一口阴井,每逢春节和七月十五都县百姓需要到井前焚烧香火纸钱,丝帛等贡品掷与井中,每次供奉都需要花费大笔的金钱。据说是为阴司缴纳钱粮。如果有百姓不缴纳钱粮,就会发生瘟疫。这一年酆都城新上任的知县叫刘纲,刘知县到任后听说缴纳钱粮一事,考虑到酆都县百姓过的非常贫困,就令衙役发出通告以后禁止向阴司供奉钱粮。老百姓看到通告后都非常的害怕,不让缴纳钱粮要是阴司怪罪于百姓,发生瘟疫怎么办?于是百姓就让县城五老四少,九大家族的管事人与县令协商,可是县令坚持己见,这时张国老说:“如果县令能与鬼神说明白,咱们自然不愿意劳民伤财。”县令问道:“鬼神在哪里?”国老说:“阴井之下就是鬼神的居所,只不过没有人敢去。”刘县令毅然的说道:“为民请命,死又何惜?我去会会鬼神。”

于是刘县令叫衙役准备长绳,捆在自己的腰间,要下阴井去见鬼神。这时一众衙役.执事都劝县令不要下去冒险。这时县衙有一名幕客名叫李诜,李诜说道:“我也很想见见鬼神,县令大人可否允许我与你通往?”刘县令:“那好,李兄与我通往,我们结伴与鬼神辩辩民生。”于是而人用两根长绳捆在腰上,让一众衙役往下慢慢放绳子。越往下越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绳子放了有十五六丈到了井底,忽然出现了幽暗的光亮,恍惚中可以看见城楼,亭台,和阳间的建筑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丝阴气。看到城内人来人往,只不过所有的人在光的映照之下没有影子。此时有人迎了上来,见到刘县令便拜,说:“不知阳间县令来此何干?”县令说:“我来此为阳间百姓请免阴司钱粮。”周围众鬼都啧啧称赞县令真是百姓的好官,再拜县令称:“此事须与包阎罗商量。”县令说:“包公何在?”众鬼说:“在殿上,大人请随我们来吧。”众鬼把县令领到殿外,只见宫室巍峨,只是殿内走出一个一身黑衣捕快模样的鬼说:“刘县令和李先生请入内,冥王有请,其余众鬼退去吧。”

刘县令来殿内,只见上坐一名老者,头戴王冠,容貌方严,七十左右岁的年纪,黑衣捕快喊道:“刘县令到。”这时包阎罗走下台阶迎接刘县令,请之上坐。包阎罗说:“阴阳相隔不知公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啊?”刘县令起身拱手到:“都城连年遭受天灾,民力衰竭,朝廷赋税都很难应付,岂能再为阴司缴纳钱粮?知县冒死而来,为民请命。” 包阎罗笑着说道:“世上有妖僧恶道,借着鬼神之说,骗世人钱财,使之倾家荡产者大有人在,鬼神幽冥道相隔,不能让世人家喻户晓,明公今天为民除弊,就算不到我这地府来,世人又有谁敢阻挠呢?明公既然下到地府中,足见明公仁勇。”语未竟,红光自天而降,包阎罗说:“伏魔大帝来了,刘公和李先生请暂且回避。”刘县令和李诜退至后堂。不一会关公穿着绿袍长髯,冉冉而下,与包阎罗行主宾礼,关公说:“公处怎么有生人气?”包阎罗将刘县令的事情对关羽讲了一遍。关羽说:“如此说来,此人是个贤县令啊,我想与他一见。”这时刘县令和李诜惶恐的出来拜见关羽,关羽赐坐,和颜悦色的问他们时间之事。李诜问道:“玄德公何在?”关羽脸色非常难看,也不回答,甩袖而去。包阎罗大惊对李诜说道:“唉 !你太冒失了,怎可在臣子面前直呼其君之名?你必雷击死,我也救不了你,”刘县令赶紧为李诜求情,包阎罗说:“我只能让你免去焚尸之苦,死不可免。”于是命人取来玉匣,拿出匣中玉印,解开李诜袍背印在后背上边。说道:“你们速回吧,我就不留你们了。”二人行至酆都城南门,李诜竟中风而死。第二天暴雷骤起,雷电围绕着棺椁,李诜的衣服焚烧殆尽,唯有尸身没有一处损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