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羖大夫 黑兽 酆都御史

五羖大夫 黑兽 酆都御史

山西河津县人畅体元,字汝玉。作秀才时,梦见有人称他为“五羖大夫”。他很高兴,认为这是自己仕途显达的一个好兆头。

有一年,碰上流寇之乱。他被流寇逮住,剥光了衣服,关在一间空屋子里。正值隆冬季节,天气寒冷。他在黑暗中摸索,摸到几张羊皮子,用来裹护着身体,才不至于冻死。等到天明一看,恰巧正是五张羊皮。他哑然失笑,知道这是神灵在戏弄自己。

后来,因他有明经科头衔,朝廷授他为雒南知县。这是毕载积先生记载的。

五羖大夫 黑兽 酆都御史

听太公李敬一说:“有一个人在沈阳,和朋友在山顶上开宴会。低头向山下看时,见有只老虎口里衔着东西走过来,用爪子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衔来的东西放进去埋好后就离开了。这人便派了个人去察看埋的是什么,结果,挖出一只死鹿。下人便把死鹿取走,将坑重新埋好。一会儿,那只虎领着一只黑兽走来,黑兽的毛有好几寸长。虎为黑兽带路,好像邀请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到了埋鹿的坑前,黑兽瞪着眼蹲在一旁等候着。虎挖开坑,鹿不见了,吓得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黑兽恼怒老虎欺骗自己,用爪子猛击老虎的额头,老虎立刻就死了。黑兽也悻悻地离去了。” [3]

异史氏说:这黑兽不知道叫什么。而问他的个头,并不比老虎大,而老虎为何伸着脖子等死,恐惧到这种地步呢?凡事万物都有各自的克星,这是不能用常理来理解的。比如猕猴害怕金丝猴那样,远远看到了,则百十成群,罗列而跪地,没有敢逃跑的。凝睛定息,任凭金丝猴来了后,用爪子触摸测定肥瘦,肥的就用一片石头置于头顶作为记号。猕猴戴着石头趴在地上,害怕的像木鸡,唯恐石头落下。金丝猴揣摩标记好了,于是就依次按照石头来吃猕猴,其他的就一哄而散。我曾经说贪官污吏就如同这金丝猴,也都是揣摩人民的肥瘦而做个标记,然后吃他们的膏腴;而人民俯首帖耳,任凭贪官作为,不敢有任何喘息抵抗,老百姓畏惧贪官污吏的情景,也像猕猴畏惧金丝猴一样啊!难道不感到悲哀吗!

五羖大夫 黑兽 酆都御史

四川酆都县城外有个山洞,深不可测,相传是阎罗天子的衙门。它里面的一切刑具,都是借助人来制造的。脚镣和手铐坏了,就扔在洞口,县令马上用新的替换,过一夜就不知去向了。有关洞内的供应开支,已经载入官府的报销制度中。

明代有个御史行台华公,巡视酆都时,听到这个传说,不相信是真的,想进洞去破除这个疑惑。人们都说不行,但华公不听。他手持蜡烛进入洞中,让两个衙役在后随从。深入洞内一里多路后,蜡烛突然灭了。华公看了看,台阶宽阔明朗,有大殿十余间,里面并排坐着尊官,身穿袍服手执笏板很庄重,惟独东头空着一个座位。

官员们见华公到了,都走下台阶来迎接,笑着问道:“来了吗?分别以后可好啊?。”华公问:“这是什么地方?”

尊官说:“这是阴曹地府。”华公惊讶地告退。

尊官指着空座位说:“这是您的座位,哪能再回去?”华公更加害怕,一再请求宽容。

尊官说:“定数怎么可以逃脱呀!”于是检出一卷簿子给他看,上面记载着:“某月某日,某以肉身归阴。”华公看了,吓得浑身颤抖,像掉入冰水中。念及母老子幼,流下了眼泪。

不一会有个穿着金甲的神人,手捧黄色帛书来到。群官拜舞,打开帛书读后,祝贺华公说:“您有回阳间的机会了。”华公惊喜地问原因。尊官说:“刚才接到大帝御诏,要大赦幽冥,可以为您设法折免罪过。”于是为华公指示道路让他出来。

几步以外,幽黑如漆,辨认不出道路。华公非常为难。忽然一位神将气宇轩昂地走来,红脸长须,光芒射出数尺以外。华公迎拜并哀求他,神人说:“背诵佛经可以出去。”说毕去了。

华公心想,经咒大多不能记忆,只有金刚经还曾稍微学习过,于是合掌背诵。立刻觉得有一线光明,映照着眼前的路。忽然有遗忘了的句子,眼前立即黑暗;镇静下来思考一会儿,再背诵再显光明,这才出得洞来。而那两个随从的衙役,就不必再问了。


五羖大夫 黑兽 酆都御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