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知县游地府

四川酆都县(今重庆市丰都县),俗传人鬼交界处。县中有井,每岁焚纸钱帛镪(钱串,引申为成串的钱。)投之,约费三千金,名“纳阴司钱粮”。人或吝惜,必生瘟疫。国初,知县刘纲到任,闻而禁之,众论哗然。令持之颇坚。众曰:“公能与鬼神言明乃可。”令曰:“鬼神何在?”曰:“井底即鬼神所居,无人敢往。”令毅然曰:“为民请命(请求保全生命或解除困苦),死何惜?吾当自行。”命左右取长绳,缚而坠焉。众持留之,令不可。其幕客李诜,豪士(豪放任侠之士)也,请令曰:“吾欲知鬼神之情状,请与子俱。”令沮(阻止)之,客不可,亦缚而坠焉。入井五丈许,地黑复明,灿然有天光。所见城郭宫室,悉如阳世。其人民藐小,映日无影,蹈空而行,自言“在此者不知有地也”。见县令,皆罗拜(环绕着下拜:众人皆罗拜道侧。)曰:“公阳官,来何为?”今曰:“吾为阳间百姓请免阴司钱粮。”众鬼啧啧称贤,手加额曰:“此事须与包阎罗商之。”令曰:“包公何在?”曰:“在殿上。”引至一处,宫室巍峨,上有冕旒(冕旒,古代中国礼冠之一种。相传,冕制起于黄帝,至周代时始完备。古时帝王、诸侯、卿大夫参加盛大祭祀所服,冕旒为礼冠中最贵重者。)而坐者,年七十馀,容貌方严。群鬼传呼曰:“某县令至。”公下阶迎,揖以上坐,曰:“阴阳道隔,公来何为?”令起立拱手曰:“酆都水旱频年,民力竭矣。朝廷国课(国家税收),尚苦不输,岂能为阴司纳帛镪,再作租户哉?知县冒死而来,为民请命。”包公笑曰:“世有妖憎恶道,借鬼神为口实,诱人修斋(会集僧人或道徒供斋食,作法事。)打醮(道教设坛祭祷的仪式。),倾家者不下千万。鬼神幽明道隔,不能家喻户晓,破其诬罔(诬陷毁谤。)。明公为民除弊,虽不来此,谁敢相违?今更宠临,具征仁勇。”语未竟,红光自天而下。包公起曰:“伏魔大帝(伏魔大帝是关羽封号,为帝王与民间所推崇供奉。)至矣,公少避。”刘退至后堂。少顷,关神绿袍长髯,冉冉而下,与包公行宾主礼,语多不可辨。关神曰:“公处有生人气,何也?”包公具道所以。关曰:“若然,则贤令也,我愿见之。”令与幕客李,惶恐出拜。关赐坐,颜色甚温,问世事甚悉,惟不及幽冥之事。

李素赣,遽(突然。《祭十二郎文》:“孰谓汝遽去吾而殁乎?”)问曰:“玄德公何在?”关不答,色不怿(喜悦),帽发尽指,即辞去。包公大惊,谓李曰:“汝必为雷击死,吾不能救汝矣。此事何可问也!况于臣子之前呼其君之字乎!”令代为乞哀。包公曰:“但令速死,免致焚尸。”取匣中玉印方尺许,解李袍背印之。令与李拜谢毕,仍缒(用绳子拴着从低处升到高处)而出。甫到酆都南门,李竟中风而亡。未几,暴雷震电,绕其棺椁,衣服焚烧殆尽,惟背间有印处不坏。

四川的酆都县,民间传闻是阴阳两界的交界处。酆都县有一口井,每年县民都要往井里焚烧纸钱丝织品,一次费用大概要花费掉三千两黄金,并称之为“纳阴司钱粮。”如果县民吝啬钱财,不肯多花钱去办理这件事,那么县里必然要发生瘟疫。大清建国初期,柳钢到酆都县去做县令,听说了这件事,就禁止人们向井中焚烧纳贡,县里的人民都议论纷纷。县民对刘县令说:“如果您能和鬼神说明情况,我们才敢停止向阴间纳贡。”刘县令问道:“那么鬼神在哪里呢?”县民们回答到:“那口井的井底就是鬼神居住的地方了,从来没有人敢下去过。”刘县令说:“为了百姓的生计,死有什么可怕的,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说完命令身边的人去取来一根长绳,让人们把他捆绑起来然后放到井底。百姓们拉扯着他的衣袖苦苦阻止他,不让他下井。刘县令有个幕客叫李诜,是个豪放富有侠义之心的人,主动站出来对刘县令说:“我也想看看鬼神是什么样子的,请让我和您一起去吧。”刘县令拒绝了他,李诜坚持要跟刘县令一起下井,县里只好让人用绳子绑在李诜腰间,两个人一起下了井。绳子下放了五丈左右,黑漆漆的井中又明亮了起来,好像有阳光照射下来一样。原来井底是另外一番世界,也有城郭房屋,规模布局和阳间一样。只是街道上往来行走的人,都是身材矮小,而且在亮光的映射下,并没有影子,双脚离地而行。据他们自己说,这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脚底下有地。地府的人看到刘县令,都对他行礼问道:“您是阳间的官员,为何来到这里呢?”刘县令答道:“我来此是为了请求免除阳间的百姓的阴司钱粮纳贡。”听了刘县令的话,鬼魂们都口里啧啧有声,称赞刘县令为贤良的好官,并用手拍着额头说道:“这件事情必须和包阎罗商议下才行。”刘县令问道:“包阎罗在何处?”群鬼答道:“在阎罗殿上。”说完引导着刘县令和李诜来到了阎罗殿,只见阎罗殿修的宫室巍峨,上方坐着一个头戴王冠的老人,年纪有七十多岁,相貌堂堂而又威风凛凛。群鬼进了大殿,高呼:“有一个阳间的县令到了。”包公走下台阶迎接,相互施礼以后,把刘县令请到了上坐。坐下以后,包公问刘县令道:“阴阳两界,人鬼殊途,不知道您来此何干?”刘县令听了包公的问话,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包公拱手答道:“酆都县连年水旱频发,百姓日子穷苦难挨。国家赋税,尚且不能如数缴纳,岂能再为阴间交纳钱粮,两世都做租户?我冒死而来,就是来给穷苦百姓请命的。”包公听了笑着说道:“人世上有不少妖僧恶道,借鬼神的名义,来诱导人们破费钱财去斋济布什僧道,因而而倾家荡产的人,成千上万。鬼神居于幽明,都和人世两相阻隔,不能把僧道的骗人伎俩告诉每家每户。您为百姓除此弊病,就算您不亲自前来,您也不敢违拗您的命令。今天您能亲自前来,更说明了您的仁勇......”包公话还没说完,只见一片红光,从天而降,包公站起来对刘县令说:“伏魔大帝来了,麻烦您躲避一会儿吧。”刘县令站起来退到后堂。不大一会儿,关公身穿绿袍,长须飘荡,大步而来,和包公行了主宾之理,各自坐下谈话。刘县令因为隔得太远,很多话都听不清楚。关公问包公道:“您这里怎么有活人的气息,怎么回事?”包公把刘县令来阴间的前因后果给关公详细说了一遍。关公听完以后说道:“若是果然如此,这个刘县令可真是难得的贤良县令啊。能否请他出来相见。”刘县令和李诜两人,只得战战兢兢从后堂出来与关公相见。关公让他们坐下谈话,和颜悦色同他们交谈,对于人世间的事情,很是关心,问的很详细,只是对于幽冥界的事情,只字不提。

李诜这个人性格豪放不羁,在关公和刘县令谈话的时候,突然插嘴问道:“刘玄德现在何处?”关公听完脸色由晴转阴,头发和帽子都竖起来了,随即告辞离去。包公见此情景,大吃一惊,对李诜说道:“你以后必然会死于雷击,我也无能为力,救不了你。这事怎么能张嘴就问呢?更何况在臣子的面前,直接称呼他的君主的名字呢!”刘县令替李诜苦苦哀求包公,包公说道:“我只能让他快速死去,以免他死后再遭焚尸之苦。”说完从匣子里取出一块玉印,大小有一尺见方,让李诜脱下自己的袍子,然后在袍子的后背位置盖了下去。刘县令和李诜对包公施礼告别,然后走到井口,还是把绳子绑在腰间,然后又井上的人把他们拉了出去。刚刚走到鄷都县城的南门,李诜就中风倒地,很快死去了。人们把李诜收殓以后不久,下起了瓢泼大雨,惊雷闪电,围绕着他的棺材,雷中其棺,李诜的寿衣几乎被焚烧殆尽,只有他后背被包公盖上玉印的地方安然无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