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杨谨渡过死海抵达酆都,意外见到死去故人成为地府BOSS

小说:杨谨渡过死海抵达酆都,意外见到死去故人成为地府BOSS

“吱嘎吱嘎......”

就在杨谨即将陷入心魔的紧要关头,原本低不可闻的摇桨声忽然变的无比巨大,如黄钟大吕一般在他耳边响起。

杨谨觉得脑袋好像被人用锤子狠狠锤了一下,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发现罗老头依旧如雕塑一般,沉默的站在船尾。

闲言虽多,可事情其实就发生在一念之间,白无常并没有察觉,见杨谨莫名其妙的回头张望,不无关切的问道:“星君怎么了?”

杨谨摇头,鬼使神差的选择了隐瞒,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道:“我只是觉得周围的环境比起之前好像有了什么不同,想要仔细看看而已。”

白无常笑道:“咱们马上就要到真正的鬼门关了,自然和之前有所不同。”

话音未落,就见周遭的黑雾之中亮起不知多少点火光,如百川归海一般向着前面一个巨大的黑影汇聚而去。

继续向前,目光所及之处终于不再是一片漆黑,视线中隐约出现一座巨大的关隘轮廓。

一条条摆渡小船从死海的黑雾里挣脱出来,井然有序的朝着关隘前的码头靠拢,将船上搭载的阴魂放下之后,又掉头往来路行去。

阴间没有时间的概念,杨谨也不知道自己三人等了多久,终于轮到他们靠岸了。恭敬的向罗老头道了声谢,杨谨跟在黑白无常身后跳下了船。

站在码头上,借着四周幽蓝的鬼火灯笼看过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道路两旁立着两座高山,黑色的山体看上去分外的阴森恐怖。

两山相隔不过三十步左右,其间凭借山势修筑了一座高逾百丈的雄关。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上书“幽门地府鬼门关”七个烫金大字。

看着眼前的雄关,杨谨不由的有些心襟摇动,和眼前这座鬼门关比起来,之前在贵溪城隍庙里见过的那个就好像是路边的草棚般不值一提。

“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白无常淡淡说了一声,手中哭丧棒一甩,当先朝着鬼门关走去。

......

三人急着赶路,却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原本应该和其他摆渡人一样调头回转的罗老头并没有离开。

等到看不见三人的身影之后,罗老头从码头上走了下来,混在各种各样的阴魂之中向着鬼门关的方向走去。

......

杨谨三人过了鬼门关,紧接着就踏上了黄泉路,黄泉路尽头是奈何桥,跨过奈何桥之后,酆都城就已经遥遥在望了。

阴间没有日月星辰,抬头只能看见永恒不变的猩红色天空,暗红色光芒从空中落下,将一座宏伟的城池展现在三人的面前。

巨龙般横卧在平原上的城墙不知有多长,以肉眼之力根本看不见尽头。黑色石料垒砌而成的墙体足有百余丈高,将城中大部分的建筑都遮挡起来。

站在城门外抬头看去,门洞上的那“酆都”二字就好像高居云端的神祇,俯视着城门前的芸芸众生。

见杨谨站在城门口看了半天也没有要动身的意思,白无常不得不催促道:“星君,帝君已经在酆都殿等候了,咱们走吧。”

杨谨回过神来,歉然一笑,跟在黑白无常身后向城内走去。

......

要说酆都真不愧是鬼城,城中下到铺路用的石条,上到宫殿屋顶铺设的琉璃瓦,全是漆黑一片,配上大多数阴魂那青灰色的外貌,看上去让人无比的压抑。

几人沿着城门后的大路向酆都城最高处的酆都殿行去,一路上熙熙攘攘的,热闹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人间都市,白无常一边走一边给杨谨介绍着酆都城的情况:

“这酆都城最初是由阴长生所建造,完全是按着阳间酆都城的模样照搬过来的。

整个酆都城周回三万里,分为内外二城,内城只有十殿阎罗以上的阴司官员才可以进入。

像我们兄弟二人这样的阴帅,或者比我们地位更低的阴将、阴差、阴魂,如无特殊诏命,只能在这外城活动。”

边说边走,以三人的脚程,很快就来到内城与外城的交界处。

不同于之前的混乱嘈杂,这里的道路两边只有十余座府邸整齐排列,府邸的门户十分高大,一看就知道是权贵的府邸,几个看上去像是家奴的阴魂在府门外做着洒扫的工作。

见杨谨一脸感兴趣的样子,白无常解释道:“这十几座院子是我们十大阴帅的府邸,那两座相邻的便是我与范兄的家,星君若不嫌弃,等此间事了,不妨去本帅家中坐坐。”

“多些七爷美意。”杨谨客气了一句。

穿过十大阴帅的府邸,就进入了酆都城的内城。

作为六道轮回根基所在,整个阴司最重要的地方,内城的布置要比外城严整许多。

最外面一层是十殿阎罗的阎罗殿,其内是四大判官的判官府,再往里是罗酆六天的六座宫殿,最核心之处就是酆都大帝所居住的酆都殿。

一座座宫殿排布的错落有致,似乎暗合某种阵法。

宫殿之间巡逻的阴差往来不绝,足以保证没有任何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来。

哪怕有黑白无常随行,杨谨也没能逃过这些人的盘问,应付了不下十次之后,三人终于来到了酆都殿前的石阶之下。

酆都殿建在罗酆山顶,整个大殿周回百里,高百余丈,门前的台阶足有上千级,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来人昭示酆都大帝的权柄与威严。

石阶顶端,十几位阴司高官在一个英俊青年的带领下看着越走越近的杨谨三人。

“末将见过诸位大人。”见到这些人,黑白无常连忙躬身行礼。

杨谨也不敢怠慢,学着二人的样子躬身一礼道:“玄清宫后学杨谨,见过诸位大人。”

“呵呵,数年不见,杨道友风采更胜往昔啊。”一个满是笑意的声音在杨谨耳边响起。

杨谨稍稍抬头看过去,只觉得对面领头的那个王袍青年看上去分外眼熟,眼珠稍稍一转就想了起来,不由惊呼道:“伞道友?!”

眼前这个身穿王袍,头戴冠冕,面容俊秀,眼神清澈的男子,分明就是伞道人解开秘法,恢复本来面目之后的样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