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昆仑经 酆都地宫3

上古昆仑经 酆都地宫3

上古昆仑经 酆都地宫3

“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诗经》是什么,”史密斯又对着我们说到,“耶稣的手里不是《圣经》而是《诗经》,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听他说完,我、秦风和艺凝互相看了一眼,为了进一步了解关于护天碟的更多信息,我们决定暂时稳住史密斯。

  “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秦风缓缓问到。“我想,我们应该去一趟曲市,那里应该有我们想知道的答案。”史密斯回到。

  是啊,《诗经》乃四书五经中五经之首,而要想了解《诗经》,了解夫子,还有哪里比去曲市更合适的呢。看来,这个史密斯是一个中国通。

  “不好意思,我想你肯定听说了,我们在蓝田公王岭有重大发现,所以,不能陪你们去了。”秦风看了一眼史密斯,以退为进的故意回绝到。“一个几十万年的头盖骨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正如他们一样,对于这个地球而言,我们也只是又一批过客而已。”史密斯看着秦风笑着回到,然后又有意无意的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但是,此番去曲市,我保证,你们绝对不虚此行。”

  “既然如此,我们需要回去准备一下东西。”秦风用眼角看了我一眼,接着对史密斯说到。“我想不用了,你们需要的所有东西,我这里都有,我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史密斯回绝到。

  “那好,那就客随主便了。”我对秦风使了一下眼色,不失时机的说到……

  众人各怀心事,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启程,直奔曲市。

  我们分别乘坐两辆吉普车,我、秦风、艺凝、唐心还有史密斯五个人乘坐一辆。一路上,我仔细的观察着史密斯和他手下的一举一动,除了唐心,史密斯还有另外五个手下,看起来都是身手不错的样子。路上我们跟史密斯几乎都没有怎么说话,只是我偶尔发现唐心有时候会偷偷的看向我。

  三天后,我们途经泰市。谁知,刚到泰市发生的一件事竟改变了我们之前制定的计划。

  就在我们到达泰市的前一天,泰山地区刚刚下了一场大雨。据当地村民讲,这场大雨几十年难得一遇。当我们的吉普车行驶到泰山附近的一个村子时,却过不去了。因为之前下的暴雨,把唯一经过村里的路都冲坏了。我们几个人商量,看来只能绕道泰山脚下了。史密斯在车上说,正好可以欣赏一下泰山风光。

  于是,我们又驱车折回,准备绕道泰山。两辆车紧贴着泰山北麓的山脚一前一后的行驶,史密斯抬头看着泰山兴奋的说到:“五岳独尊,果然名不虚传!”

  正当我们惊叹于泰山的雄厚时,只听身后突然传来“轰”的一声闷响,我们吃惊的转头看去,却发现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那辆吉普车不见了!

  唐心急忙把车停了下来,我们下车,快速的跑了过去。只见紧靠山脚的路面上赫然塌陷了一个大洞,而那辆吉普车就刚好坠了下去。因为是傍晚,洞里面的情形和车上几个人的状况看不大清楚。我们刚想返回去拿手电筒,突然听到下面传来一声:“快看,这里面,好像有一个石门!”

  “石门?!”对于史密斯和秦风来说,虽然他们此行的目的不同,但是这个消息对他们的诱惑力是同样巨大的。我们决定下去一探究竟。

  我们拿上了工具,下到洞来。还好那五个人并没有受多大的伤。看到我们陆续下来,其中一个人指着洞里面对史密斯说:“你看,就在这里。”

  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打开手电筒照了过去,果然是一道石门立在那里!

  我们仔细观察着这道石门,非常的朴素,但是却非常的厚重高大,大约有三人多高。石门上面刻着五个身着铠甲、高大的石像,石像的形象连秦风都看不出来到底指的是哪路神仙。但是我却觉得,这跟我在昆仑山秘洞中发现的壁画上的那五座巨大的神像,在造型上非常相似。

  对于史密斯来说,既然碰上了,就没有不探的道理。而我们心里却在想,如果里面有什么历史遗迹或宝藏,那么有我们在,就算拼了命也要阻止史密斯他们乱打主意。

  史密斯一挥手,他手下那五个佣兵就走到石门面前,使劲推了起来。可是推了半天,石门却一动不动。这时,其中一个佣兵拿出炸药,就要把石门炸开。秦风见状,赶紧上前制止,他转头对史密斯说,他担心爆炸会引起太大的动静,同时万一把洞口一起炸毁了,那接下来会更麻烦。

  史密斯走过来,看着秦风问到:“那你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秦风走近石门,若有所思的说到:“这个石门的样式我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石门我也是第一次见。我想,应该会有一个打开的机关,要不然,只凭人力可能很难打开。”

  听秦风说完,史密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在石门四周分散着各自找了起来。可是,众人敲敲打打了半天,却仍然不见一点动静。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石门中间那个雕像的手里捧着的那本书上,好像刻着三个字。我急忙指着石像对秦风问道:“秦大哥,你看,那三个是什么字?”

  秦风看了我一眼,然后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拿起手电筒仔细的照了照,随之震惊的叫到:“这三个字是——昆仑经,这是东夷骨刻文!”

  “昆仑经?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本经书啊?”听秦风说完,艺凝不解的问到,“是儒家的,道家的还是佛家的啊?”

  “我也没听说过,”秦风疑惑的答到,“只是,这竟然是比甲骨文还古老的骨刻文。”

  “把这三个字按下去。”我蓦然转头对史密斯说到。史密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仿佛在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三个字能活动的?又为什么听你的?

  “试试也无妨。”秦风看着我,随即附和到。死马当作活马医,史密斯安排一个佣兵蹲在下面,然后唐心踩到那人背上,伸出手就准备往下按。按之前,唐心略显犹疑的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我坚定的朝她点了点头,于是唐心不再犹豫,回过头用力的按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第一个字竟然真的被按了下去。众人既兴奋又吃惊,都转头看着我。“继续。”我跟唐心说。唐心看着我坚定的眼神,转头继续往下按去。

  当第三个“经”字按下去的时候,只听轰隆一声从石门传来,唐心快速的从那人背上跳了下来,跟着我们一起迅速的后退。

  轰隆轰隆,几声闷响继续传来,就在这时,我们吃惊的发现,石门竟然从中间向两边慢慢的打了开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