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和尚进入酆都鬼城,想感化这里的恶人,却被恶人给绑了

小说:老和尚进入酆都鬼城,想感化这里的恶人,却被恶人给绑了

且说雪姬冷杉、灼妍柳沉四人踏进那堵空气墙后就来到了酆都城外。

在他们面前,是高耸入云的城墙,瑶光谷水晶棺下的石台呈乌青色,这会儿在酆都城暗无天日的光线下,显得更像黑色。风很大,空气里有呜咽的声音,让人还没有进去,就感受到这城的阴森。

周遭雾气弥漫,几人抬脸,隐隐的可见城门上有“酆都”二字。

“不愧是鬼域啊。这里没有白天吗?”柳沉问。

“你傻吗,这里都是恶鬼,鬼怕阳光的呀。”灼妍说。

“未免太黑了。”冷杉看雪姬,雪姬指指他们头顶,让他们仔细看。

三人抬头,发现头顶并不是天空,而是像很多黑色的烟,迷迷蒙蒙的,在他们头顶浮动着,偶尔飞过两团黑气,裹带着“桀桀桀”地笑声。

“这上面是什么啊?”灼妍问。

“恶鬼的怨气。”雪姬言简意赅。

四人脚下不停,向城中走去,除了雪姬,剩下的三人都已经做好了一进城就被围殴的准备,可是他们进来后,入眼只有灰蒙蒙的荒凉街道,一只恶鬼都没看见。

“恶鬼满城?是不是情报有误啊?”灼妍怀疑地看向雪姬。

柳沉和冷杉也很不解,此时的酆都城,非但不像外面说的恶鬼满城,反而只像一座普通的城,只不过,荒凉阴冷了些。

雪姬皱着眉四处看看,像在寻找什么,看了一圈后,开口:“泽岚大师去哪了?”

几人想起来,鲛人族长说过泽岚大师先行一步,在城中接应他们。

“老和尚不会出事吧?”灼妍问。

“应该不能,他虽打不过扶霞,但是他有佛光罩着,他那佛光修了数万年了,所谓相生相克,扶霞看不惯他,也要忌惮三分。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还能在酆都好好活着的原因。”雪姬还在四处张望。

“那会不会是扶霞这些年鬼力大涨,把他的佛光给破了?”冷杉问。

“破了倒不至于…………不过………”雪姬的眉头深深皱起,有一种可能,泽岚把自己的佛光给别人了,或者,用来保护什么人了。

这时,她们头顶有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飘过,雪姬迅速向空中一抓,然后朝地上一甩。

“哎呦………”那黑影痛呼出声,现出人形。

几人定睛一看,这人,不对,这鬼长的奇丑无比,獐头鼠目,身材短小,鼻子下面两撇八字胡,两排大黄牙向外面秃着,那鬼揉了了揉屁股,看着雪姬他们,怒道:

“你们什么人?瞎了你的狗眼,敢冒犯你胡三爷爷,信不信我让鬼母娘娘活吞了你?”一副背后有靠山,小人得志的样子。

雪姬看了看这胡三,典型的狗腿子形象,应该是扶霞身边使唤的,不禁皱眉,这扶霞还开始吃鬼了?

走上前去,蹲在那胡三身前,笑盈盈地说:“这位大哥,我们几个新来的,不懂规矩。这城里的人都去哪了?”

胡三本来要赶着去鬼母宫里禀报事情,路上看见这几个生面孔,本来看他们长相气质都不一般,以为是那位大人派来的,自己惹不起,就想从他们头顶偷偷溜过去。

结果雪姬和灼妍长的太好看,他生前就好色,死在青楼里,死后也改不了,就控制不住多看了几眼,结果被雪姬发现,一把给抓了下来。

这胡三刚死没多少年,也没什么见识。全靠溜须拍马一路混到了鬼母宫里,平时帮着跑跑腿,递递消息,混了个管事。其他的恶鬼也都给他几分薄面。

一听是新来的鬼,他立马来劲了,尤其这白衣服的小美人和那个紫衣服的小美人可真是绝色,就差流口水了。

冷杉瞅着他看雪姬那神情,就想上去把他大卸八块了,刚要动手就被柳沉拉住了,示意他看雪姬背后,只见雪姬放在背后的手轻轻摇了摇,冷杉深吸一口气,按捺不动。

柳沉笑呵呵的看他一眼,那意思——冷静啊君上,舍不得老婆套不出大师啊。

胡三拍拍屁股站起来,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新来的?爷是鬼母宫里的胡管事。”

雪姬跟身后的人对视了一眼,笑的更娇媚了,“原来是胡三爷呀~您看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敢问胡三爷,早听酆都城热闹无比,怎么今日这么冷清呢?”

胡三活着的时候也没见过这等美人,雪姬这一笑,他的魂儿都飞了,结巴着答道:“哦,大家都去城中心的校场了。”

“去校场做什么呀?”雪姬问。

“你个新来的问这个做什么?”胡三警惕道。

灼妍也看明白雪姬多半是想从这人身上套话,好打听打听泽岚大师去哪了,也妩媚着走上前去,挽住胡三的一只胳膊,娇滴滴道:“哎呀胡三爷~我们这不是新来的么,人生地不熟的。我可听说这城里有个佛法高深的老和尚,该不会他把城里的鬼都除了吧?人家好害怕~”

说着,还抛了个媚眼。冷杉就看柳沉也不笑呵呵了,脸色阴沉沉的,手里的白玉扇子都要捏碎了。

冷杉也戏谑的看了他一眼——真特娘的风水轮流转啊!

不过两人都在心里想好了一会儿怎么弄死胡三。

胡三已经美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在雪姬和灼妍的手上狠狠地摸了一把,说道:“害,狗屁佛法高深,这会儿正在校场绑着呢,敢耽误鬼母娘娘的事,一会儿就给他点了天灯。”

几人对视一眼,雪姬冲冷杉使了个眼色,冷杉心领神会,瞬间闪到胡三身后,一个手刀狠狠劈下,胡三还美呢,脖子一阵剧痛,下一秒就晕了过去。

“我杀了他。”

“我杀了他。”

冷杉和柳沉大步上前,雪姬赶紧拦住,“留着他还有事情要问,听他的意思老和尚现在有危险,我们得赶紧过去。”

“就是,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灼妍瞪了柳沉一眼,柳沉错愕地看着她,这会儿你倒是不觉得别人流氓了?

“阿妍,把他绑了,先用禁言术,别让他出声。”雪姬说。

灼妍点点头,然后表情变的很恐怖,阴森森地笑着,冲胡三走过去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