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列传第五·酆都鬼城》

《徐云列传第五·酆都鬼城》

渝地又名山城,多山川河谷,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徐云出荆楚,入渝。连数日,皆绕盘山路。方十月初,雨季未过,时有雨雾至。山路曲折回环,起伏上下。行半日,过数座山,直线距离不过十余里。

一日,徐云于道旁拾得一棵包菜,炒而食之。又一日,见大片白菜,或为运菜车翻倒所弃,捡得四棵。

下午,忽起大风,徐云推车行,寻宿营地。然盘山路两侧多斜坡,无可宿处。远处有平整草地,欲往扎营,及近,但见两头各有一坟,徐云苦笑。

又行一程,路边见大片沙石地,横一报废卡车,车头变形损毁严重,或为车祸所弃。车身锈迹斑驳,想已废弃多年。天渐晚,无别地可宿,遂将沙石平整出一小片,以搭帐篷。大雨忽至。徐云雨中撑起帐篷,全身共帐篷睡袋俱湿,狼狈不堪。

入帐,但觉疲惫之极。无力做饭,将睡袋衣物架于炉下烘烤,煮白粥一锅,食之暖身。及睡袋烘干,已夤夜,草草睡去。

次日,又起大雾,徐云行于宛延山道间,目之所见,不出丈余。直如身处寂静岭。雾气袭身凝露,起阵阵寒意。远来车辆,但闻其声,及近方见。行路甚险。

徐云缓缓行。遇石拱桥,长逾百米,单拱跨河岸,两侧各有六耳孔,名曰:九溪沟大桥。桥下贯穿河流名曰龙河。河谷乱石嶙峋,形如兽阵。河岸崖壁有巨洞,徐云近观,洞壁有结晶矿物,阴森不见底,未敢轻入。

此处距丰都县城约四十里。

过午,雾稍散,翻过一道山梁,眼前又是莽莽苍苍之连绵群山。山道向下,道旁有崖壁,高两丈余。竖向镌刻四字:酆都鬼城。约占三分崖壁,古隶字体,苍劲朴茂。

酆都,上古书中记载冥界之入口。后谐音传作渝地之丰都。丰都以此为地域文化,建旅游区。

想是此处。

徐云沿山道行一段,前方有山口,一小猴坐于路边树上,随树枝悠然摆荡。徐云揪一片菜叶与小猴,小猴不食。又自袋中取几片饼干递过,笑道:此过路之费。

前方大片密林,有黑色石墙隐其后,露一角。徐云沿山路缓缓而下,转一道弯,绕过树林,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巨大黑色石殿坐落山间。山路转而宛延向上,徐云推车行。及近,但见当中正殿前,铺三层台阶,每层约数十。徐云将车靠于阶边,拾级而上。

宫墙高逾五丈,横列三道门,皆以石雕护之,形如上古异兽之口,中间门上有匾,书:鬼国神宫。

徐云依次推之,皆不得开。

宫殿以黑色大石砌成,历岁月剥蚀,色泽已黯淡,坐于深山极是静穆。山间偶闻风声飒飒,四下荒烟蔓草。似已废置许久。

宫殿右手即来时所见密林,林边有空地,列两排石像。上首居中乃酆都大帝,立眉竖眼,面目狰狞。座下有驼帝君之小鬼,像前供香炉。两侧各立石像十余座,徐云不甚识,大抵阎罗判官夜叉无常之属,造型奇异怪诞。

徐云心想:此处原是景区,却不知为何荒废。眼见天色已晚,遂于此扎营。

徐云去林边空地搭起帐篷,取上午所拾白菜两颗炒之。饭毕,夜幕将至,入帐歇。

入夜,雨又落。隔帐听雨声淅淅沥沥。徐云昨夜未睡好,又于山间赶路一日,甚是疲惫,不觉朦胧睡去。

睡梦中似闻帐外有异响。徐云神思恍惚,但觉雨已住,有沙沙之声,似风吹树叶。又有脚步落地之窸窣声,甚轻,不辨是人是兽。凝神静听,止,未几,又起,转作飘忽凌乱,似不止一数。

其时徐云但觉脑中昏昏沉沉,似醒似睡,竭力凝聚心神。须臾,帐外有声缓缓道:何人入我酆都……?

音色沉闷,悠悠忽忽送入耳中。徐云大惊,翻身而起。

汝是何人?

那声音甚缓:吾是何人?……既已入酆都,何不出来相见?

徐云但觉心头狂跳不止,想:世间确有鬼不成?

稍定神,疾穿衣,心一横,持斧而出。

但见夜幕下,日间所见石像俱已活转来。成一大圈,绕帐逡巡来去,夜色下影影绰绰,引动风声阵阵,甚是诡异。

圈内立酆都大帝,距丈余。

徐云道:汝是酆都帝君?

那声音仍是低沉缓慢:既知我为帝君,为何不拜?

徐云看得胆战心惊,持斧行礼,道:小子徐云,流浪四方,路过宝地,借宿一晚,多有打扰,还请帝君见谅。

汝一介凡人,敢擅闯我酆都,岂不知酆都乃幽冥之地?

徐云以此地为景区,确属无意。

有意无意,我却不管,然则既入酆都,入或易,出则难。

还请帝君宽大,吾明日一早便走。

那声音沉默片刻,道:若要饶过,亦非不可,须留下一物。

徐云闻话有松动,问:何物?

暂且将汝单车留下。

徐云道:吾此番行程,全仗单车。若留车,此地群山重重,前方路途遥远,只恐难以出去。

既如此,便留些食物与我地府小鬼打祭便了。

徐云道:此容易,然所余食物已不多,原想至前方丰都县城补给食物,刻下除白米外,尚余一袋饼干,另有日间拾得白菜两颗,恐怠慢。

尔等凡人如此啰嗦,蔬菜白米汝自留下,若有它物,且去取来。

徐云疑心渐起,想这酆都大帝,乃冥界至尊,怎会来向我打劫?略上前一步,凝神静观,隐约见一金色小狐坐于酆都大帝身后,纹丝不动。夜幕下,石像黑影在前,初见不甚分明。

徐云口中答应,入帐,抓过一只驼包护在胸前,取辣椒粉掩于驼包后。至石像前,作行礼状,倏忽间,将半袋辣椒粉向小狐兜头洒落。那小狐正凝神施法,忽闻一股辛辣之气扑面而至,疾纵身避过。只一避,心神四散,法力顿失。

夜幕下,唯见四野寂寂,林中石像分列两排,静默不动,酆都大帝端坐小鬼背上,一如白日。

金色小狐身影一闪,钻入林中不见。

徐云大声道:尝闻狐族有擅幻术者,可造幻像,蛊惑心智,今日领教。

林中寂然无声。

尔等小狐,胆敢冒酆都大帝之名行骗,当心帝君得知,遣人拿尔。

又想,帝君若遣,自是遣鬼也。笑道:吾今夜疲惫,且不与汝计较,若再相扰,定不饶过。

遂入帐而眠。

次日晨,徐云起身出帐。天已放晴,雨后山中空气清凉凛冽。日光映照露水,晶莹剔透。鬼国神宫沐于晨光中,也似温和许多。回想昨夜之事,亦真亦幻。

徐云收拾行装毕,对林中虚空处言道:徐云借宿一夜,有打扰处,还请勿怪。自袋中取出几片饼干,放于石上,道:小狐,今日已无多余食物,且留这些,稍后自取。汝想取食物,原无需费此周章。

言毕,推车而去。

阳光下,但见石上饼干化作一团朦胧暖色。远处,山路缓缓而下,徐云骑车渐行渐远,至山腰,转弯不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27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