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金镜录》雷海青怒摔琵琶,王摩诘因诗保命

上文说道,安禄山命令孙孝哲等人将玄宗当年设立的梨园教坊,以及驯象舞马等悉数送至洛阳,以备自己享受。这一日正是秋高气爽,金风拂面,玉露横天,安禄山召集大燕国在洛阳城的大小官员,集聚于凝碧池畔,共同把酒言欢,庆祝燕军拿下长安城。

《盛唐金镜录》雷海青怒摔琵琶,王摩诘因诗保命

安禄山衮服冠冕,俨然一副真龙天子的做派,他高踞九台之上,看着座下穿着大燕国御赐各色官服的这些官员,这些人中有同自己浴血沙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同族将士,有自己用金钱官爵收买过来的各式人才,还有曾经也是大唐臣子,自己兵锋所指选择投降的贰臣。安禄山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打量身边这些恭维自己的人。有的是发自肺腑,有的纯粹为了个人荣华富贵,有的不过事人云亦云。打仗最终要靠的还是同自己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他们才是最可靠的人。

想到这,安禄山命令教坊乐工大吹大擂,好生伺候着,他举起酒杯同经历过生死患难的曳落河们痛饮言欢。

《盛唐金镜录》雷海青怒摔琵琶,王摩诘因诗保命

这些梨园弟子,长安城破宫之日,曾眼见这些胡人番兵见人就杀,见财货就抢,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早已吓得瑟瑟发抖,此刻听闻安禄山让奏乐,尽管内心不愿意伺候这伪皇帝,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没奈何,只得各自奏技,一时间但闻凤萧龙笛,象管鸾笙,金钟玉磬,羯鼓琵琶,箜篌方响,一齐发声,真个是繁音缛节,悦耳动人。禄山此刻重闻梨园音调,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忍辱负重,处处小心谨慎,终于熬死了李林甫,蒙蔽住唐玄宗取得三镇节度大权,这才借清君侧的旗号起兵造反,谁承想盛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么快就拿下了东都。自己曾跪拜仰仗的李三郎李隆基早已吓破胆不知逃窜到何地去了。这一切恍如隔梦,人生境遇反转如此之快,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曾担心过自己能否彻底拿下整个大唐,前线不断的奏捷,让他从不自信渐渐变得自负起来。

拿下长安,尽管自己日死梦想的杨氏姊妹已经不在了,可是现在还担心没有更多的妙龄佳丽供自己享受吗?想到这些,听着入耳可醉的人间仙乐,安禄山将手中酒杯深深往案头一掷,大声赞道:“好!好!奏得好!”

听闻皇帝如此称赞,趋炎附势之辈此时焉能错过这个拍马屁的好机会?!

于是这些佞臣们纷纷谄媚道:“昔日天宝皇帝为成就此等音律,成立梨园,教养乐工,谁想今日归陛下所有,此真乃是天命所归。”安禄山听闻此等话语,掀髯而笑道:“先前孤家虽说也曾听闻此乐,只是此一时彼一时,那时节哪里有这等逍遥?”

话虽如此说,安禄山念起杨玉环的国色天香,虽然自己现在可以称孤道寡,但说起福分自己比起李隆基还是不足。自己宠幸有加的妾室段氏,虽然也是色艺双绝,但比起杨妃的美艳动人,还是有所不如。好在这个段氏为自己生了个宝贝儿子安庆恩,伶俐乖巧,比自己的长子安庆更得自己欢心。想到这儿,安禄山目光扫过正自饮酒的两个儿子,怎么看都觉得段氏所生的这个小儿子更乖巧更懂事,或许这才是自己未来王位的继承者。

想到这,安禄山命令梨园弟子演奏玄宗御制的名曲《霓裳羽衣曲》,这首曲子名满天下,历来认为是盛唐音乐舞蹈中的一颗璀璨明珠。这李隆基不愧有很高深的艺术素养,才能制出如乐调优美、构思精巧的曲子。安禄山正自沉浸在这首舞曲之中,蓦听得一片哀伤哭泣声,传入耳中,不由的惊讶道:“大胆!何人啼哭,打扰朕聆听仙乐?”话音未落,这哭泣之声竟越来越响亮。禄山闻之甚怒,便令卫军当场查明。卫军得令立即勘察,发现众多乐工多半带着泪痕,其中一人手执断弦琵琶,正在俯首恸哭,便将此人抓至席前,听后安禄山裁断发落。

《盛唐金镜录》雷海青怒摔琵琶,王摩诘因诗保命

禄山见状张目道:“孤家在此与众位大臣开太平盛宴,你这乐工是何人,竟敢无故啼哭,坏朕兴致,着实可恨可恶!”

那乐工闻听安禄山这样怒斥,竟丝毫不惧,朗朗抗声道:“我是天宝皇帝所封梨园乐工雷海青!安禄山!你原本不过是失机边将,罪应斩首,幸蒙皇帝陛下赦宥,拜将封王,你不思报效朝廷,反敢称兵作乱,真是狼心狗吠之辈。恶贼子!你令叛兵屠戮神京,逼迁圣驾,眼见得恶贯满盈,不日就遭天戮了,还说甚么太平筵宴?”说罢,将手中的琵琶,怒掷过去。却被禄山亲军一格,咣当一声,琵琶砰然落地,断为两截。再看雷海青早已被卫军缚住,安禄山怒火中烧,哪里还容得下雷海青活在世上,当下命令卫士将忠肝义胆的雷海青乱刀砍死,一时间血肉模糊,血流满地,可怜雷海青一个大唐忠魂,就这样惨烈殉国。前人有鉴于此,曾赋诗一首单道这雷海青:

昔年只见安金藏,此日还看雷海青。

一样乐工同气烈,满朝愧此两优伶。

安禄山见好好的盛会被小小一个乐工搅了局,心中气恼,竟罢宴而去。

这件事很快传播开来,当时感动了一个文士,也赋诗志悼云: 万古伤心生野烟,百僚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盛唐金镜录》雷海青怒摔琵琶,王摩诘因诗保命

赋此诗者不是别人,正是大诗人王维王摩诘。在安史之乱这场浩劫中,很多大诗人都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杜甫、王维都曾身陷敌营,所幸的是杜甫趁机脱身了,而王维运气差了一点,没有逃脱掉。安禄山深知王维大才,原本想让他当担任给事中,被他拒绝后,安禄山一怒之下将他软禁在洛阳的菩提寺内。王维眼见安史之乱带来的生灵涂炭和处处刀兵的惨状,心情极为黯淡,于是索性以养病为由,寄居古寺,不再搭理安禄山。写此诗时,正值他的好友裴迪前来菩提寺探望,将雷海青惨死之事讲诉给王维听,王维闻听之后,悲愤交加,随口吟就此诗。后人王鏊在《震泽长语》中点评道:“凝碧池头奏管线,不言王国,而王国之意溢于言表。”

肃宗皇帝平定叛乱后,清算贰臣贼子和失节士大夫时,王维也在处罚名单之内,但当肃宗看到王维为雷海青所写的这首诗后,认为王维并无失节事实,且心存故国,不忘朝廷,于是将他赦罪并授职,褒扬他在叛乱之中仍能保持忠义,这也算是一段因为一首诗救命的佳话了。

欲知后事,请继续关注《盛唐金镜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45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