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道德经》第五十八章的要义?(如何理解《道德经》第二十二章)

道家文化 admin 2个月前 (09-29) 31次浏览 0个评论

《道德经》第五十八章的内容是:“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矣。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guì,划伤),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本章集中论述老子的辩证思维,并将其用于为政。一开始,就论述为政的两种情况:“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政治宽容,民众就淳朴;政治苛刻,民众就狡猾。通过对比,老子提倡的当然是前者。接下来,老子提醒统治者,一定要具有辩证思维,否则灾祸就会降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两句话我们非常熟悉,讲的是“祸”和“福”的辩证关系。通常我们强调:这是老子的辩证思维,实际上也是他的一种为政思想。它强调的是:如果为政者创造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表面上看来不太好,显示不出你的权威,但民众会变得淳朴,却是一种大好事;如果为政者精明,表面上看来是好,显示你的能力,但民众就会变得非常狡猾,却是大坏事,他们会想方设法对付你,就像我们现在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老子指出,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看到祸的时候,不要光看表面上的祸,还要看后面的、内在的“祸福之所倚”;看到福的时候,同样要看它内在的“福祸之所伏”。然后,老子问了一句:“孰知其极?”怎么能够知道它的最终结局呢?回答是:“其无正。”它没有定准。下面又继续论述这种没有定准的具体表现:“正复为奇,善复为妖。”正常可以变成奇异,善良可以变成妖恶。而且“人之迷其日固久矣”,人们的迷惑已经很久了。最后,老子从正面提出为政的原则:“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强调:懂得“道”的圣人自身要方正但不割伤人,要清廉但不伤害人,要直率但不放肆,要光亮而不耀眼。最后一句“光而不耀”非常值得体味:有光芒但是不应该刺眼。如果刺眼了,就会物极必反,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由“方而不割”我们可以想到中国古代铜钱的形状:外圆内方。为什么古人要设计成这样一种形状?这里有一种文化内涵,有一种哲学的思想指导:内方代表他内心有原则、有方寸,外圆代表他和别人打交道时有灵活性,不伤害人,把原则性和灵活性辩证地统一起来。这就是老子提出的为政方法的根本指导思想。

关于“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韩非子在他的《解老》中对其中的道理做了进一步论述:“人有祸则心畏恐,心畏恐则行端直,行端直则思虑熟,思虑熟则得事理。行端直则无祸害,无祸害则尽天年,得事理则必成功。尽天年则全而寿,必成功则富与贵,全寿富贵之谓福。而福本于有祸,故曰:‘祸兮福之所倚。’以成其功也。人有福则富贵至,富贵至则衣食美,衣食美则骄心生,骄心生则行邪僻而动弃理。行邪僻则身死夭,动弃理则无成功。夫内有死夭之难,而外无成功之名者,大祸也。而祸本生于有福,故曰:‘福兮祸之所伏。’”

此外,还有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典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非常形象地阐述了其中的道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祸福相依”的道理。其出自于《淮南子•人间训》:“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焉?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jù)不能为祸焉?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bì)。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耶?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