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韦小宝带着孩子出门遇危机,面对恩怨,他:陈近南弟子在此(韦小宝的小说叫什么)

道家文化 admin 7天前 12次浏览 0个评论

小说:韦小宝带着孩子出门遇危机,面对恩怨,他:陈近南弟子在此

“孩子们站住!”又一声叫唤,似是背后有人叫他们,四个人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可否相告你们是哪门哪派?师尊是哪一位?”一位老者站出来问。

铜锤四人同时回头,看着这位老者。韦小宝在一旁,也不认识这位老者是谁。

“我们四个人师父可不是一位,我先和你说两个师父,你们要是有人能留下我们,再告诉你们其他师父。”双双面带微笑,调皮的说。

他们成功了,没费多大力气就把绣球拿了下来,这说明他们还是比这些人略胜一筹,几个孩子也是初出茅庐,总是有些年轻气盛。

“这位是我大哥,他学的是已故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前辈的武功,是前辈留下的武学秘籍,别人指导学的。”双双指着苏铜锤说,众人一片哗然。

“何以见得?”那位老者说。

“你要试试陈近南师父的凝血神爪吗?”还是双双在微笑着和大家说。那眼光中充满了不屑。

谁敢试呀?大家只能是左右看看,然后默不作声。

“本姑娘的师父是江湖人称独臂神尼的九难师太,也是就前朝的长平公主,你们也想见识一下本姑娘的铁剑门的武功吗?”双双用藐视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一群人,她倒是真想和这些人大打一场,主要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武功。

“什么?长平公主?”众人再次有点沸腾了。

“我来试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铁剑门?”人群中走出一位道士,是玄真道上。

看是玄真道长出来,韦小宝慢慢的走到四个孩子身边,悄悄的说,“打不过就跑,打得过也不要伤了这位道士。”

四个人点了点头。李虎头站了出来,“大哥,妹妹,你们往后闪闪,我来。道长,你先别试铁剑门的武功,不妨先试试我李虎头的师父百胜刀王胡逸之前辈的刀法如何?”说着,他从后背取下一把刀。

“这是胡逸之的刀!”人群里有人见过胡逸之用的刀,所以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道长,我来试试这个娃娃的快刀!”说着人群中又走出一个人,有点瘸腿。

韦小宝认识,这就是他暗中放走的茅十八,怎么还敢在京城出现?不过现在看去,茅十八已没有当年的威风了,显老了。

茅十八刚走出来,立即抽刀砍向李虎头。他还是没改当年的毛躁脾气。

李虎头并没躲闪,而是迎刀而上,这个打法韦小宝当年见过胡逸之这样打,也没担心。可旁边的人都在为李虎头担心,这孩子可够虎的。

李虎头得到太快了,茅十八的刀还没有触及李虎头的身体,李虎头的刀已经到了茅十八的颈下。茅十八急忙抽刀架开李虎头的刀,可李虎头刀锋一转,刀尖直指茅十八的心脏。

“不要伤害他!”人群里有一声呼叫,是一个女子声音。

李虎头急忙往后一撤,站定了,再看茅十八,已经把手里的刀扔在地上。

“我在江湖以五虎断门刀闯荡几十年,没想到不抵娃娃一个回合!”茅十八怔怔的站在那里,嘴里念叨着。

“前辈,如果不是晚辈眼拙,您身上已经受过十几处重伤,虽然已经好了,可是招式却慢了很多。”苏铜锤上前扶着茅十八说,然后他把地上的到捡起来交到茅十八手上,“即使不敌,您也是英雄!”

“孩子,你们贵姓,我怎么从你们身上总能看见我韦兄弟的影子?”茅十八愣愣的看着苏铜锤。

“呵呵,老人家,我们都不姓韦,也许您是会意错了。”苏铜锤说着又回到了四个人当中。

“我来会会你们铁剑门的功夫!”不得了了,刚才从架子上掉下来的姑娘站了出来。

“我也是铁剑门的,我来陪你玩玩!”玉儿一脸怒气站了出来。余下三兄妹都看出来了,因为刚才大哥救了这个姑娘,玉儿有些生气了。

那个女孩举剑刺向玉儿,玉儿虽说武功不及三兄妹,可是也算得上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手中宝剑上下翻飞,十几招下来,就把那个姑娘逼得只能只能守,没有出招进攻的余力。

韦小宝看出来了,这是云南沐家的武功,可是他不敢再说什么了,因为皇上就在旁边,皇上一定也看出了云南沐家的武功。他两眼闪着,脸上已现担忧。

双儿多聪明,从这个女孩的武功和长相已经看出来了,这是沐姐姐的家人。双儿纵身一跃,从人群中上面掠过,下面人群中谁也没感觉被踩到,双儿已经站在两个人中间了。

双儿一副农家打扮,荷叶绿的短夹袄,荷叶绿的灯笼裤。站在两人中间,确实看着几个人年龄都差不多。双儿天生小巧,长得也俊美,加上总是乐观的心态,还像一个小姑娘,再加上早上出来的时候精心打扮了一番,谁也认不出来。

“给我一个面子,别打了,或许,以后还是一家人呢!”双儿低声说。

那个姑娘虽然打不过玉儿,可心里还是不服气,“谁和你们一家人!”一脸怒气,却是桃花面,眉梢眼角的不怒而威也不掩整体的俏丽,把苏铜锤看得有点呆了。

“是吗?你姑姑呢?”双儿说完,拉着玉儿往后走了。

“双儿姨娘,她姑姑是谁?”玉儿不解的问。

“我和你韦叔叔的一个朋友!”双儿说完又往人群中走去。

“真是人中龙凤,今天这绣球到了你们手里也不冤了。这样比下去也没什么结果。我等就此告辞,青山不改,绿说长流,后会有期!”玄真道长秉手抱拳,说完带着一众人走了。

“道长,我们人多,他们人少,为什么不在让他们见识一下?”徐天川悄悄地问玄真道长。

“徐三哥,你没看仔细了?还没听仔细了?陈总舵主、长平公主那都是韦堂主的师父,这几个孩子极有可能是韦堂主的孩子们,他们为什么都不下毒手?要是凭他们的武功,茅十八和沐家小郡主早就命丧黄泉了!”玄真道长低声说。,“他们人可不少,后面那些人都是练家子。”

“哦!”徐天川说完,大家都走了。

“韦兄弟,刚才为什么不把他们一举消灭了?”多隆走了过来,“我的大内高手可都来了。”

“多大哥,咱们皇上施的是仁政。今天来看舞狮大赛的将近有半个京城的人,刀剑无眼,伤及无辜总是不好!何况,真的打起来第一是没有什么理由,第二嘛,那也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呀。咱们能把绣球抢回来,已经杀了他们的锐气了。”韦小宝笑着说。

“韦爵爷说得有理!”皇上从旁边走了过来。

“皇上,您也来了?”多隆有点惊慌。

“朕早就来了,一直在后面观看。兵不血刃,这才是上上打法!真要是厮杀起来还不知要伤及多少无辜百姓。更可况京城舞狮,官府剿匪,也不合情理!”皇上看了看韦小宝,“韦爵爷,今日和朕回皇宫,朕准你明日离京。朕的那几个皇子闹得紧,尤其是朕的四阿哥,都快要着魔了!”皇上笑着说。

没有拒绝的道理了,韦小宝只好随皇上进了皇宫。玉儿远远地看着渐渐走远的铜锤,心里很不是滋味。而苏铜锤此刻正想着那个被玉儿挫败的姑娘,到底会去哪里呢?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