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县清涧县道情

清涧道情是流布于陕北一种古老的地方民间戏曲,是祖国艺苑中一枝瑰丽夺目的奇葩,它同清涧乃至陕北人民结下不解之缘,农民尤为喜爱。平日吟唱不绝,随处可闻,春节之际弥盛。土地革命中,李向海等人受党委派,以唱道情为掩护,赴安定寻枪,被传为佳话。#榆林市##道情#
道情的历史渊源
道情又名黄冠体,源于《九真》、《承天》等唐代道曲,以道教故事为题材,宣扬出世思想。据《新唐书·礼乐志》记载:玄宗“方浸喜神仙之事……太清宫成,太常卿韦縚制《景云》、《九真》、《紫极》、《小长寿》、《承天》、《顺天乐》六曲”;“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明代戏曲家朱权在《太和正音谱·词林须知》中说:“道家所唱者,飞驭天表,游览太虚,俯视八纮,志在冲漠之上,寄傲宇宙之间,慨古感今,有乐道徜徉之情,故曰‘道情’。”道曲(经韵)吸收了词调、曲牌,演变为民间演唱的新经韵即道歌。道歌分为诗赞体说唱道情和曲牌体说唱道情,清涧道情在后者的基础上发展而成。
道情的形成
清涧道情一般认为形成于清代。《中国戏曲曲艺词典》称,陕北道情的“音乐曲调约在清咸丰以前由陕北民歌和陕北说书演变而成”。《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说其形成时间大约在“清代末叶”。亦有说在明乃至更远的时间已经形成。
“陕北道情,相传出自清涧,又名清涧道情,原为坐班清唱,后受到晋剧和山西道情的影响,逐步发展成为戏曲剧种。”梁文达在《陕北道情音乐》一书中说:“据一些老年人和民间艺人说:陕北道情是从山西流传来的,年代无法考究。现在的陕北道情,就曲调形式、演唱方法和所用的主要乐器上(打击乐、弦乐)来看,和山西道情是非常接近的。”《中国戏曲曲艺词典》称:关中道情的西路调(老调)“流行于陕北及内蒙等地的,形成‘北方道情’(陕北道情)”。
在道教说唱艺术发展和形成清涧道情的过程中,陕北民歌(含民间器乐)和陕北说书是一些极其重要的因素,民歌同道情往往相互影响,难分彼此。(1)道情音乐的调式、曲体框架和节奏等具有明显的民歌(说书)痕迹,有时并无二致。马可在《中国民间音乐讲话》一书中认为:道情〔快十字调〕同革命历史民歌《天心顺》“曲调本身酷似已可以说明它们的继承和发展关系”;“这两个曲调在调式、曲体、旋律线和基本节奏上是完全一致的”⑦。道情唱腔〔卖苗郎〕结构规整,颇近于民歌,〔太平调〕、〔何家媳妇哭丈夫〕就是地道的民歌《太平年》和《小寡妇上坟》。(2)道情同民歌(说书)尤其是器乐曲的某些乐汇、乐同道情〔耍孩调〕、〔东路平调〕的某些成分非常相近。(3)道情唱词中保留了民歌(说书)的问答式、排序式等表现手法。如《十万金·盘道》中,问“地下共有几个人?几个男来几个女?……”,答“地下共有两个人,一个男来一个女……”。《伍员逃国》(子胥过江)中有排月份一段唱词:“正月点灯明如火,二月太子游四门,三月犁牛遍地走,四月青苗扎下根,五月天高不下雨,六月晒坏青苗头,七月秋分八月霜,子胥打马过乌江。”此类例证,不胜枚举。
清涧道情在发展过程中,还不断吸收和溶进晋剧、秦腔、眉户、碗碗腔和歌剧的一些因素。在音乐上,山西临县道情(群众称之东路调)对其影响较大。〔东路调〕据说从陇东传来,亦谓直接由山西传入,时约于40年代前。

五四运动以来,清涧道情经历了两大历史时期:1919年5月至1942年5月,旧戏统治着道情舞台,革命的专业文艺工作者同民间道情艺人极少往来,暂称为旧道情时期;1942年5月至1990年,道情艺术经历了历史性变革,蓬勃发展,可称之新道情时期。
1942年5月至1949年9月,为新道情开创阶段。由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引,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为群众服务,边区文艺事业开了新生面。1943~1944年之交,鲁艺秧歌队在米脂用道情曲调编演了反映减租斗争的秧歌剧《减租会》,很受群众喜爱,其中一段独唱被称之《翻身道情》(贺敬之词,刘炽曲)流传至今。鲁艺创演的大型秧歌剧《惯匪周子山》,剧中运用道情调8次,在延安演出后,广为传唱。不久,文艺界、理论界知名人士艾青、艾思奇和周扬等先后在讲话或文章中论及道情。在延安新秧歌运动推动下,农村群众性秧歌和道情活动方兴未艾。1944年春节,清涧18班秧歌于县城会演,乐堂堡秧歌队演出《做军鞋》等4个道情戏,受到嘉奖。10月,安波在《解放日报》著文,介绍子洲驼耳巷区的道情活动。1949年建国前夕,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中国代表团李波演唱的《翻身道情》、《兄妹开荒》和郭兰英演唱的《妇女自由歌》分别获二、三等奖,民族革命声乐首次在世界上争得荣誉。同年,35首歌曲被灌制为人民唱片,其中有《东方红》和《翻身道情》等4首民歌,《翻身道情》月均销售438张。这首道情歌曲唱遍全中国,唱至全世界,“唱得人回肠荡气”(贺敬之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道情进入发展阶段。1952年冬,清涧惠万年和白树林一行数人,赴省排练道情,拟于翌春上京汇报演出,后因斯大林逝世作罢。1953年,第一部清涧道情专著——梁文达的《陕北道情音乐》问世,填补了一个空白。1956年8月,白秉权在“全国音乐周”演唱她同安全合作的《陕北道情联唱》(后改称《幸福的歌儿永远唱不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播,继储入唱片。1964年春,中共清涧县委委托副书记艾维光,领衔编导大型道情剧《赛畜会》;4月,清涧县人民剧团代表榆林地区在陕西省第二届戏剧创作观摩大会演出,誉满省城,中央和陕西等广播电台录播,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和省委领导人接见演职人员。该剧在音乐设计上,既保持传统特色,又作了改革尝试。1965年2月,清涧首届业余文艺会演大会演出节目35个,其中道情15个。秋,县委书记郝延寿亲笔修改道情剧本《供应粮》。70年代以来,县剧团、文化馆和榆林地区文工团移植和创作小型道情剧(曲)目10余个。地区文工团的《杜鹃山》(选场),在音乐设计和运用中西混合乐队伴奏道情方面作了有益试验。1981年9月,榆林地区代表陕西省在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大会(北方片)演出《王秀兰送烟》(王伟培文,航海曲),获二等奖,《天津日报》称赞其为“脍炙人口的地方曲种”。1981~1984年,陕北地区创作道情剧10余本。1983年3月,延川县人民剧团进京演出《刘拴回头》(曹京平、曹伯植编剧,曹伯植编曲),广获赞许,中央电视台录播。1984年3月,清涧创作演出的《接婆姨》(郑光前编剧,樊奋革、郝震川配曲),在陕西省1983年度创作剧目展览中受到好评,被省电视台录制为电视片。这是本县继《赛畜会》之后,道情改革又一新成果,省委第一书记马文瑞等领导人观看演出并接见演职人员。80年代以来,乐堂堡业余道情剧团自编自演,颇为活跃。1987年,榆林、延安两地区分别成立陕北道情学会,清涧剧团改为道情剧团。次年12月,延安地区道情集成编印成册。1990年,榆林地区系统录制道情音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54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