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民间故事: 黑鱼精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定州塔下有一口井,井里有一条黑鱼精。每说到此处,大人们就不往下说了,我们便追着问:如果塔没有了会怎么样?大人们还是不愿意说,因为他们觉得,一个讲了几辈子的故事,说了一遍又一遍还有什么意思。可我们不同啊,我们可是第一次听说,非缠着大人们讲下去不可。大人们无奈,只好讲给我们听:便说那塔下面的井,可不是一般的井,那井连着东海,是个海眼。如果没有那塔镇着,那黑鱼精就会搅动井水,井水冒出来,定州就会一片汪洋,并且塔有多高,水就会有多深。每听到这里,我们就会不寒而栗,心想:黑鱼精怎么那么厉害?水那么深,定州人躲哪儿去?所以,定州塔可是宝塔,是定州人的福星。福星,就是古人崇拜的木星,所以才有后来的砍尽嘉山木,修起定州塔之说。每年正月十五的晚上,定州塔就像一个巨人,头戴官帽,手持玉如意,有时是手捧小孩儿,有时手拿元宝或春联,高高地站在定州城中,但只有三岁以下的小孩才能看到。讲到这里的时候,大人们就会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原来,那塔下的井与地下暗河相通,地下暗河一直通到东海龙王的后花园,所以人们才把那井叫海眼。那黑鱼精,也不是一般的黑鱼,他可是一个上古神仙,是水神共公的家将。据中国上古奇书《列子》记载: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之后,宇宙间发生了一场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的大战。

远古时代,世上一片荒凉,人们过看饮毛茹血的生活。这时昆仑山上有一座光明宫,光明宫里住着一位火神,名叫祝融。祝融很慈祥,很,有同情心,就传下火种,教给人们用火的方法。人们从光明宫取来火种,把捕获的野兽放在火上烤熟了吃,这样既好吃,又不生病,所以,人们都很崇拜火神祝融。这样,便触怒了水神共工。共工住在东海里,他性情暴躁,实力强大。共工认为世人可恶,水与火都是人们生活离不开的东西,为什么只敬火神,不敬我水神呢?他一气之下便决定和祝融一决高下。出发前,他叫来家将黑鱼精,做了一番交待,便带领着水族向祝融的光明宫杀去。结果共工大败,他又羞又恼,一头撞向不周山。不周山一倒,顿时天河倾斜,洪水泛滥,这才有了后来的女娲补天之说。

这一日,共工的家将黑鱼精,听说共工战败便惶惶不可终日,他害怕祝融再次打到东海水宫。这时,守护宫门的小将来报:禀黑将军,东海龙王有请。黑鱼精心神不宁,觉得守在水宫也是坐卧不安,不如前去与东海龙王敖广小酎几杯,也好排遣心中的不悦。

黑鱼精想罢,吩咐到:坐骑!那小将化作一龟,黑鱼精跨上去,须臾间便到了东海龙宫。黑鱼精从龟背上下来,刚走两步,东海龙王便从宫中迎了出来。待二人走近时,龙王跪地,口称:小神敖广拜见黑将军!黑鱼精也不搀扶,只说到:敖广无须多礼,起来吧!原来,黑鱼的神职比他高,辈分也比他高。神话中,共工是伏羲、女娲时期的水神。龙王是大禹治水后,经女娲娘娘册封才任职东海水晶宫的。所以敖广见了黑鱼精又是下拜,又是称“小神”。礼毕,东海龙王引着黑鱼精来到水晶宫。二人分主次坐下后,东海龙王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将军应尽早些释怀才好。黑鱼精说:我水族强大,为何惨败?东海龙王苦笑着说:将军,咱先不谈这些,喝酒,喝酒!说罢,一群宫女手托器具,把酒菜呈上来。这酒是水晶宫的琼浆玉液,那菜尽是人间绝无的海味珍馐。酒菜齐备,二人边饮边唠。说话间,东海龙王不时轻叹。黑鱼问他:敖广有何不快?龙王长叹一声说:不瞒将军,这次征讨祝融,我派出十万水族助战,不料一兵一卒未回,全部战死。这样一来,我东海龙宫就缺了兵器,无战事尚可,一旦有战事,便无以应敌。黑鱼说:原来如此,你尽不可忧虑,兵器一事包在我身上。龙王大喜,又忙向黑鱼敬酒,以示谢意。

酒罢,龙王便引黑鱼到后花园游玩。后花园有赏不完的美景,若不是有龙王引着,只能是移步换景,看不出景致的妙处。最后,他们来到了涌泉池,池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涌泉。黑鱼问:这是海底,怎么还有涌泉?龙王说:将军有所不知,这涌泉都通陆地的地下暗河。当年禹王治水时,不仅让地上河都流入东海,同时也疏通了地下暗河,让地下暗河也都通了东海。这涌泉个个都是通陆地的海眼。龙王指着一个涌泉说:这个通花果山水帘洞,又指着一处说,这个通中原定州。那是公元前22世纪前,定州归九州之一的冀州管辖,还不叫定州,为讲故事方便,且称“定州”。黑鱼说:水帘洞就是一个山洞,定州是中原,我倒想去看看。龙王说:将军说得是,你去去便回,晚宴我备下,等将军回来。说罢,黑鱼精纵身越入通往定州的海眼中。其实,大禹治水时,通海底的地下河,他都做了封印,防得就是水族通过地下海眼到陆地作怪,封印后,只能进去,却不能回来。这个秘密,龙王不晓,黑鱼精就更不知道了。

黑鱼精进入海眼,顺着暗河边上的界碑,须臾间便到了定州。他找到一口井,想从井中出来。他纵了几次身,却出不了水面。他觉得蹊跷,便在水下细细察看,这时,他看到了禹王的封印。面对封印,他发狂了,疯了一般在水中上下跳跃翻滚。他这一番折腾,井喷了。不到一个时辰,定州便是一片汪洋,百姓死伤无数。土地神怕守土失责,急忙上天庭奏报玉帝。玉帝急召东海龙王陈述事由。龙王不敢隐瞒,便以实情相报。玉帝听罢,便命土地神协助龙王到定州拯救百姓,并处置黑鱼精以绝后患。

接玉帝旨意后,土地神与东海龙王便来到定州。他们找到一口井,使井与暗河相通,滔滔洪水便进入暗河,通过海眼注入了东海。那黑鱼精还在那口井中,他出不来,也回不去。正欲在发狂时,一座土山向他压来。他急欲挣脱,土山下有东海龙王和土地神的双道封印,压得他动弹不得。如今,那座土山还在。你到定州时,如果走市中心,你一定会发现市中心十字口高高隆起,它比四周都高很多。你如果骑自行车,你会觉得到十字路口很费力。很多人骑不上去,只好下车,推着自行车上往上走。如果你身处十字路口,骑车往东或往西,一溜车就是几百米,别说用力,不刹着车你都会失控。

神仙一天,人间一年,时间一晃就过了三千年。镇压黑鱼精的土山还在,但东海龙王和土地神的两道封印,法力却在日益消耗。这对黑鱼精来说都不是秘密,他等待的也是这一天。所以从土山压顶的那一天起,他便一刻不闲的修炼自身的五行之术。这三千多年的修炼,封印的消耗,他觉得足可以脱身了。于是他试着动了一下身体,却纹丝未动。他继续修炼,一点儿都不气馁。但他发现,每修炼一天,身体就动一动。越动空间越大,他暗自欢喜,知道这是修炼所为。就这样,他不停地修炼,身体也在不停地移动。

三个月后,黑鱼精的身体便移到了另一口井中。他想进入地下暗河,但有禹王的封印,他还是不能得逞。他又怒了,并且怒不可遏。于是决定搅动井水,让定州变成一片汪洋,然后从地面上顺流回东海去。

这口井就在土山的东南方,与土山相距也不过三百米。但时间却到了宋朝宋仁宗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

那口井的上方正是佛教圣地“定州开元寺”。听到井里水声大作,寺内主持知道是黑鱼精从龙王的封印中脱身了。若不施法降之,定州必遭祸害。主持点燃信香,跪在观世音菩萨面前祷告。一柱香还未燃到一半,那井水已涌进大殿。寺里的僧人一时间乱作一团。因大殿地势凸兀,众僧便纷纷来此躲避。那井口的水越湧越高,寺院里矮一些的房子已经被水淹没了。大殿地势虽高,但那水也已经到塑像的脖颈了。这时,轰隆隆一声巨响,一座高耸入云的八角形巨塔落在院中。塔落水去,寺院中的水都往塔基处流去。那井在哪儿呢?人们正疑惑,就听到从空中传来:孽障!你三千年前犯了天条,害死了无数人,既不知悔改,那就用这塔压住你。你可记住,这塔是舍利宝塔,你再怎么修炼,也达不到宝塔的法力。我另有封印,这是佛家至上的法器,就让它封住井口吧。这时人们才看到是观世音菩萨在祥云之上。观世音菩萨说罢,一弹手指,一方黄绢从祥云处飘向塔中。观世音菩萨转身隐去。众僧口颂禅语,伏地跪送。

送走了观世音菩萨,众僧忙从券门进入塔内,都想看个究竟。就在塔基中心处,大家看到井口已被石板盖住。石板上有观世音菩萨的封印,封印上还有梵文字样。再听声音,石板下没有了任何动静。

后来,由于地震,那塔的东北角坍塌了。在缺角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那黑鱼精也没敢动过。人们都知道,黑鱼精不是不想动,而是那宝塔的法力太大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青海湖畔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ailake.com/e/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