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易学研究的正确方向 克服浮躁等不正之风

风水玄学 4个月前 (08-09) 23次浏览 0个评论

来源:网络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初,在海内外多种因素冲击下,中国内地掀起一股“周易热”。上层学者和一般人士,纷纷参与到这股热潮中,从多方面多角度地对周易及其派生的术数学进行研究和探讨。这股热潮一直延续下来,直至现在,其热度仍然不减,甚至还有进一步增温的趋势。在此过程中,古代的许多周易典籍出版面世了,“三式”、京房纳甲法、梅花易数、紫微斗数、三命通会、地理风水等诸多古代术数学,也相续面世了。就连被称之为“易外别传”的邵子《皇极经世》及其历代研究《皇极经世》的著作也相续面世了。并且,有关机构及时组织编纂了周易大辞典、术数学大辞典等大型工具书,为广大读者提供了便利。有些学者试图把古老的周易学说与现代自然科学结合起来,发表了不少研究资料,作了可喜的尝试。在术数方面,出版流行的今人的作品更多,港台方面的有关作品也大量传入内地。民间研究易数的机构也大量组建和发展。可以肯定地说,这些都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取得的成果之一,也是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方面取得的成果之一。

  勿容讳言,现代社会的通病——功利观点和浮躁情绪,在易数研究的热潮之中,在易数研究的队伍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这种不良因素近年来尤其有进一步扩大和发展的趋势,因此,应当引起大家的共同警惕。

  功利观点和浮躁情绪,本来是与学术研究格格不入的。但是,当人们的价值观倾向于金钱的时候,这种不良因素也就很容易渗透到学术界来,因此,学术打假也势在必行。事实上,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初易数热潮刚刚兴起的时候,“造假”活动就已经开始了。有些易数作品封面标示为“天下第一神数”、“天下第一奇书”“占卜之王”、“预测皇冠上的明珠”等夸张词语。也有人硬把周易与现代自然科学拉扯在一起,用卦爻列出一些使人看不懂的数学、物理、化学公式,甚至不切实际地把周易凌驾于现代科学之上,称周易早就破译了人类基因,破译了人类生命密码。也有的偏要为自己加上一大堆国际上的学历和头衔,甚至把宗教中的一些东西硬搬到易数研究中来。另外,有一些人专门组织所谓协会,易学导师协会、易学权威专家协会,只要交费就发证书。鲁迅先生早就讽刺过此类现象:拉大旗作为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

  还有另外一种情况,与易数学术有关,与上层一些专家教授和编辑出版紧密相联。这方面牵连学术的问题,不易被人察觉。本文想着重分析一下有关易数学术方面的有关问题。

(一)

  易数热潮兴起以来,古代易学典籍陆续出版发行,有关方面组织编撰易学辞典等工具书,应当肯定其成绩,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张其成先生主编的《易学大辞典》(华夏出版社1992年2月出版)就存有硬伤。如该书《岁太乙》云:

  从帝尧甲子至公元零年有10153977(《太乙淘金歌》载)和10153917(《太乙统宗》和《太乙金镜式》载)两种计法。如1911年的太乙局数,按10153977计:(10153977+1910)÷360=28210余287,287÷72=3余71,则1911年太乙为庚子元第71局;71÷24=2余23,太乙己游九宫第三周;23÷3=7余2,太乙居第九宫(巽)第二年。按10153917计:(10153917+1910)÷360=2821余 227,227÷72余11,太乙为庚子元第11局;11÷3=3余2,太乙游居第四宫第二年。

  上述这段表述文字及推演计算皆错。太乙积年不是从帝尧甲子开始,太乙典籍中有明确说明。《太乙统宗•求太乙积年术》曰:太乙累积年之算“其法自上古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时天正冬至,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皆合于子,是为上元,由此推来之数也。若以帝尧上元甲子造历到今,上下止三千六百余年,此七曜齐元之非术也。故太乙岁月日时四计之数,皆从于上古齐元甲子,为上元第一纪之初也。”《太乙淘金歌》中也说:“黄帝元年上元头”并注云:“()即位元年之始,正为上元甲子之首也。”《太乙淘金歌》注中又明确指明:“自帝尧甲子至正统甲子共六十三甲子。”明英宗正统九年岁次甲子岁为公元1444年,与《太乙统宗》所说“帝尧上元甲子造历至今,上不止三千六百余年”正相合。太乙积年数是以天象推算而来,所谓“自帝尧甲子至公元零年有10153977”或 10153917,与三千六百余年或六十三甲子之说,差距太大了,另外,以公元年而论,有公元前和公元后之别,但从无“公元零年”之说。公元1年为西汉平帝元始一年岁次辛酉,公元前1年为西汉哀帝元寿二年岁次庚申,从未有公元零年之说。如此毫无依据的标新立异,太离谱了。再如,公元1911年为清宣统三年岁次辛亥,而庚子元第71局和庚子元第11局皆对应庚戌年,而不是对应辛亥年。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再如《南齐书•高帝纪》后的史臣之《赞》,以太乙数论述验证自汉高祖五年至南朝宋顺帝升明元年共681年间发生的部分重大历史事件,可分解为13个太乙例案,而费秉勋先生在其奇门著作中硬把这段史臣《赞》说成是“奇门遁甲”,指鹿为马。这虽无关“大局”,但也容易增加学术上的混乱,对后世产生不利影响。

  我在《太乙通解》所录阴阳七十二局图中,有些内容是错误的,我当时未能察觉。我在《三式述要》中向读者说明并道歉,又重新作了校改。我也真心希望张其成先生、费秉勋先生对有关问题作出说明或更正,以消除其不利影响。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