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中何处寻真静,道观原是道人家

道家文化 4个月前 (08-11) 44次浏览 0个评论

又是灰蒙蒙的一天,阴沉沉的云枕着大地,远方的山在云雾里忽隐忽现,空气里混着轿车络绎的声响,城市的楼房大厦淹没了城市的富贵。

单独背着包静静地走在喧嚣的街道上,在楼房树立的城市里,矮矮的平房总能给人带来心灵的安慰,而不远的前方那片白墙、玄瓦、飞檐的平房深深地吸引着我。嘴角微扬,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马路把平房区分红两半,握了握手里的寻龙尺,顺着它的指引走到马路对面,箭步踏入冷巷,我愣住了。正值饭点,满是门面的冷巷里却一片吉祥,没有幻想中的喧哗,也彻底不受不远处马路的影响,店家脸上洋溢着笑脸,门客或坐在店里,或坐在街上,静静地享受着食物的夸姣,却是我的到来打破了这儿的吉祥。

我怠慢脚步,随意找了家小店点了碗素面。店面不大,装饰也素朴,四张餐桌,十六条座椅摆得整整齐齐,可是在这不大的小店里却留出了较大的一块当地供奉着”三官大帝”的牌位,降真香的悠悠香味散逸在店里的每一个旮旯。

老太太微躬着身子把面端到我坐的当地,然后给我取来三柱幽香,跟我说了一堆话。虽然我没理解她在说什么,可是从她的目光中我却看到了忠诚。不知为何,在给三官供香时竟忍不住鼻子一酸,几滴泪珠在眼中翻滚。老太太悄悄拍了拍我的后背,又给我说了几句,然后回身洗碗去了。待我吃好离店时,老太太朝我笑着挥了挥手,那笑脸流进了我心底,暖暖的。那碗面很淡,却成了我心中最记挂的滋味,或许我记挂的是老太太那个浅笑,又或许是她那忠诚的崇奉感动了我。我自知崇奉不如她忠诚。在红尘中沉积,体道日用,她才是一个真实的修行人。

挥别这位老太太,跟着寻龙尺的指引一路沿着小河慢慢走。居民区什么都是静悄悄的,车开得慢,风吹得轻,水流得也缓,就连鸟儿也唱得舒缓,来交游往的行人轻言轻语,生怕打破了这份安静。

在这富贵底下的安静中行走,浮躁的心也逐渐空灵起来。混在交游的行人中踏上石拱桥,心头又莫名生起一股亲热感。顺着心里的呼喊往身侧看去,只见远远的湖畔丘头上屹立有白象塔,所以回身向高塔走去。离塔越近,心底的呼喊便越发激烈,就像在外流浪的浪子总算要到家一般,欢喜、严重又激动。

温州白云观就在白象塔邻近,新上的红漆在阴天中仍旧熠熠生光。在严肃的大门下轻眯双眼,静站几分钟,激动的心里逐渐平复下来后才回身踏入灵官殿。灵官爷怒目圆睁,高举九节鞭,威风凛冽,可是对我这种大半年没回道观的游子来说就像见到家长相同,心里只需满满的亲热,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

拜过灵官爷、文昌帝君以及诸位太岁星君后,径直往大罗宝殿走去。往大罗宝殿的路,我走得很慢,一步一顿,方且安静的心里再次激荡起来。踏入宝殿,严肃慈祥的老君爷安坐正殿之上,和蔼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心里那根弦再也没绷住,两行清泪落下。三礼九叩后,我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老君爷的慈容,又想起了仙去的师父,想起了与师父一起供奉老君爷的三年,祈愿仙师可以持续尊奉老君。

后来和白云观的师兄一道喝茶,无意间说到这么一句话,感受颇深,”,道家,有道观的当地便是家”。这句话不假,全国道门弟子皆是一家人,共承道祖之业,同修天然之道,何必那么多的门派之见?落发又何曾不是出了”小家”,而入了”我们”呢?

道业清贫,虽无珍馐可餐,可是不管走到哪里,神仙府第总有一碗温粥暖腹。莫言无人温粥,只需你愿,全国道门皆可为你温粥!

“清风苦道子,何处不为家?”修路途漫漫,愿与诸君共勉!

(道教之音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