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这条路,我正用心走过

道家文化 4个月前 (08-16) 59次浏览 0个评论

人们常说,“学道一年,道在眼前;学道两年,道在身边;学道三年,道在天边。”以前不明白这段话的意思,觉得这是由于很多学道之人生了退心,所以越修离道越远。那时候的我刚刚进道,面对信众的疑问,也难免要板起一副我比你修行更高的嘴脸。伸出手指头算一算,自己穿上这身道装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若论修行,我不见得比谁高,扪心自问时自己甚至都不敢称修行。由于越是学得深,越觉得大道玄妙,恐怕穷极了一生的气力也难以摸到边际。此时,才真正理解的“道在天边”的含义,于是便又生出一层的精进心,希看可以通过努力离道更近一点。

道观里的生活是平淡的,倒也说不上是苦,但就像是没有放任何调料的开水煮青菜一样,你一下子就能尝到蔬菜的原味。在无事可做的日子中,就免不了要一次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要离开红尘到这个小道观中来,逐日这样值殿烧香诵经,其中的意义何在,你最后的目的又是什么。想来想往,想不明白。夜深了,倒也不觉得困,看着天上的星辰,只是觉得自己太渺小,只要一个小小的题目就能把我套进往好些日子出不来。也总是在这样的时候,最轻易升起退心。

我不是没有退缩过,但在祖师的感应下,又一次次地踏了进来。记得有一次,也不知是中哪一股妖风,我整日都在琢磨说这样平淡的生活实在是对青春的浪费,所幸打印了几分简历果真出往找工作了。倒也希奇,口试的第一家就决定签我,在我坐车回往的路上就打电话让我第二天往上班。我这下可着了慌,忙想着各种借口出来搪塞,生生把往公司报道的日子推迟了一个星期。但到了下星期一,实在推不过,只好半带抱歉地拒尽了公司的邀请。放下电话后,我忽然嘲弄起自己的可笑来。原来不是我没有能力往上班,而是我根本没有做好往重新面对世俗的预备。这样一身玄衣,穿了几年之后,是有感情的。

修道,也不见得一定要无欲无求。首先,渴求精进本身就是一种欲求。或者退一万步讲,希看能够撇开各种尘劳,单单往品位一时的清静,这也是一种欲求。欲看这个东西说不上好坏,单单它来的时候学着往掌控它的走向,它走的时候也不要觉得有什么可惜,大有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淡然。我想,既然我们每个人都身处于道中,自然是要努力往证道的,但终极是否能够参悟明白玄理,实在并不是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们曾用了一生的时间往追求天地玄妙,试图往想明白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只是往想,也仍然不够,还要往做。历代祖师羽化的很多,却没有哪一篇记载说祖师把道理想明白了,而是他们以实际的行动往做了很多,这就是证道的过程。所以再回首这么多年的道观生活,日子是清静了,心却没有随着平淡的日子一起沉淀下来,这才是我应该修的魔障。

一次次地生了退心,又一次次地觉醒,这样的过程反反复复,有时候便觉得苦,但有时候又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屡败屡战,不禁给自己安上这样一个高大的名号,心中也偷偷地乐一下,仿佛能看到自我正在变得更好。

好与坏自然是相对的。当与自己的过往离别,便要如蝉蜕般有一次质变,这才让修行有了真意。南华真人梦中与蝴蝶成了一身,醒来便觉悟了万物齐一的道理。吕祖梦中遍览了岁月浮光,醒来就悟了人生的无常。假如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大梦,大概修行便是努力使自己觉醒的过程。由于我们的心都已经被这个世界痴迷住了,看不到本真,更懒得往思考本真,所以才会变成浑浑噩噩,一生到死竟也不明白我自己的存在。

所以,我反倒要往感谢哪些挫折、迂回和懈怠的时候,正是由于有一些这样的故事,才会激励我重新思考修行的意义。怕的不是不懂得进步,而是不明白朝着什么方向往努力。老修行说,当你觉得一心向道的时候,上天总是会降下来一些魔障来考验你。我不惧怕考验,也不在乎成功或者失败,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靠的不是天定,而是我与初心的间隔。待到云开雾散的时候,最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一句:这条路,我正专心走过。

(高璟 提供)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