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道家文化 2个月前 (10-13) 24次浏览 0个评论

“基因流失: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此文发表于2017年。

“中国人基因死穴被发现,网友吓坏: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中国人灭族!”发表于2018年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基因流失: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2017-09-29

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童增撰写了一本名为《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的书,在书中,他向全体中国人发出这样一个警示:欧美国家放肆收集中国人的基因资料,用以研发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童增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1998年,我参加过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

亲眼看见血样采集的童增,重述当时的情景时,仍然十分气愤:“美国人给中国老人采样时,一张滤纸,上面有5个圈,每个圈有1分钱硬币那么大,每个老人的血要将这样5 个圈滴满才行,因此每个人至少滴11滴血。采样的要求十分严格,例如第一滴血不能要、不用碘酒等等。

“那些老人都已85岁以上高龄,最大的100多岁,已经瘦骨嶙峋。”说到这里,童增有些动情,“我的祖父穿的衣服很多,看起来很重,但我背着他,却感到很轻很瘦。那些受采血老人就是这样。当时,从保护老人权益方面出发,我提出反对意见。”

也就是从那时起,童增开始关注人类基因问题,他请教了许多遗传学专家、查阅了大量基因资料。“中国的基因流失让我感到中华民族受到的潜在威胁。这是把双刃剑,通过它控制人种是件可怕的事情”。

2003年春季,横行中国的非典型肺炎让童增切实感受到基因病毒的巨大杀伤力。

这段封闭的日子里,童增头脑中对于非典疫情报告产生了疑问:为什么每天发布的死亡率中,中国大陆、台湾省和新加坡最高,而美国虽然也发现疫情,但数量很快从200多例降至75例?

“为什么别的国家很少得或不得SARS呢?仅仅是因为卫生饮食习惯吗?”童增说,“为什么SARS仿佛只针对华人呢?”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在《最后一道防线》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积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随后,童增返京,随即着手准备《最后一道防线》的构思与写作。

“写作的资料来自两部分:一方面是1998年参加老年人采血计划期间获得的资料数据;另一方面是学术著作,涉及生物学、基因武器、国际政治、历史、遗传学等等,时间跨度从19世纪到2003年。

“从目前来看,我国的专家一直都从动物身上找SARS病毒的来源,我出这本书的目的只是提供一个警示。我们的科学家除了从动物身上找原因外,还可以从人种、基因等角度拓宽领域,从中国人对非典的易感性和致命性研究这个问题,对症下药。”

中国人的基因在大量流失

在采访过程中,童增的话语间经常流露出一种忧患意识,身边的手机也总是响个不停。童增总在短时间内礼貌地回电,随后继续与记者严谨地谈论“基因武器”问题。

中国的基因流失的事并非空穴来风。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陆续有许多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获得的血清或D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

90年代初期,美国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某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1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

这就是激发童增关注基因问题的那次活动。为了这次活动,美方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日本工厂让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答案。

20世纪,中国出土了大量中国古人骨。1998年以前,由于中国对古人骨的基因研究还未开始,美国一些机构通过各种渠道,采取资助合作方式,将一些中国出土的古人骨运往美国的一些实验室进行DNA提取、扩增、测序、对比研究,以此来研究中国古人类基因与现代人基因的一致性和差异性。

1996年,美国健康研究院在中国进行了一项“中国人气管感应与肺功能的遗传因素”项目。根据研究要求,美方选择了安徽省安庆地区做采样研究,项目期限是1997年7月10日到2002年6月30日,美方利用中国在农村地区建立的三级医疗体系来提取血样。《最后一道防线》书中提到,美方有超量提取血样的现象。最终,仅哮喘病一项调查,美方拿到的DNA样本就有1.64万份。其中仅在安徽的肺炎和哮喘病样本的筛选就“涉及600万人”。
上述所有研究项目“覆盖面达到2亿中国人”。可以说,中国人的几千年的生命信息在美国的各大实验室里暴露无遗。

最近,《瞭望》周刊记者对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派人到中国安徽农村大量采集血样进行基因研究一事进行了调查。

有学者提出质疑:当年由哈佛副教授徐希平负责操作的这个项目显然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徐称被采集血样的安徽农民都在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名,但被抽血的农民根本没见过知情同意书的文本;徐称他们的工作是经安庆市伦理审查委员会批准后进行的,事实上,安庆市过去和现在从未有过这个机构。

童增说:“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冠状病毒,有近10个实验室从事此项研究,在世界范围内,是研究时间最长的国家。在非典期间,美国不予中国任何支持,用的药物也不公开,这与美国倡导的人道主义分明相悖。”

中国的基因流失是否存在隐患?流失的基因是否已对中国人的健康构成威胁?

道义与科学的交锋

据世界权威人士推测,21世纪是生物工程大发展的世纪,但这种生物技术的飞跃却使人喜忧参半。

英国医学协会日前发布的《生物工程技术————生物武器》专题报告预测,基因武器的问世将不会晚于2010年。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研究所的李德新教授在接受周末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基因资源的流失会造成中国相关科研的落后。中国人的基本基因特征在任何一个有华人的国家都可以采集到,然而对于一些中国特有疾病,例如一些家族疾病,相关的基因样本就不应随意外流。如果大量流失,势必造成中国基因成果被窃取或是研究上的落后。”

童增的书中关于基因流失的担忧不无道理,但基因武器之说是否有据?
由于基因武器可以根据人类的基因特征选择某一种族群体作为杀伤对象,因此,科学家们称这种“只对敌方具有残酷杀伤力,而对己方毫无影响”的新型生物武器为“种族武器”。按照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的报告,由多国联手开展的人类基因组计划,预计于2003年完成,一旦完成,将可排列出组成人类染色体的30亿个碱基对的DNA序列,揭开生命与疾病之谜。不同种群的DNA被排列出来,就可以生产出针对不同人类种群的基因武器。
天津一抗癌生物导弹研究组组长王胜军向周末报记者表示:“我可以从技术上支援童增。2001年,安徽哮喘病采样事件中,中方曾表示美方必须将血样留下,资料可以带走。他们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单凭资料完全可以制造出基因序列。这是中国专家在‘把关’上的失职。”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晓虹就此事接受周末报记者采访时说:“首先,我们应该加强对国际研究的审批和管理,把握好一个度,明确研究的目的和对中国的益处;另外,还要加强与国外学者的资源共享和学术上的交流,增强中国学者的参与性和共享性。”

研究法律出身的童增在采访结束前对周末报记者说:“如果我的猜测能被证实,那么按国际法规定,中国理应向美国要求赔偿,美国的立国之本——人权将成为一派胡言。”

10月11日,国家卫生部也下文,要求对遗传资源加强监管: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出境,须按照《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到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办理准出境证明。

童增,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后攻读北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曾长期从事研究工作。现为北京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同时兼任两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上世纪90年代初,他提出“国际法上的战争赔偿和受害赔偿”,引发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

因工作关系,童增1998年参加了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他后来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童增当时感到中国人遗传基因这样流失出去可能会对我国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于是,他站出来力阻此事的进行,当时,国内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10月份刚刚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作者童增在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一个基因武器!

20世纪90年代,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框架里,计划为21世纪打基因战做积极准备,确定将大量收集华人的遗传基因DNA,然后进行中国人种的基因研究,研制基因武器。从1992年开始,他们通过民间渠道在中国20多个省市,采集了中国人大量的血样,提取中国人DNA。

合作人体试验 大量中国人DNA送到美国实验室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陆续有很多中美合作的人体试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间进行人体试验,把试验获得的血清或者D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众所周知,血液是人体供氧和排毒的途径,通过血液可以了解人体对各种疾病的抵抗力缺陷,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情况。通过抽血与基因试验可以针对中国人种的特点来制造相应的基因武器。只要找到基因密码的突破口,既可以用来防病,同时也可以用来害人。

中国知名女记者熊蕾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发现美国在中国进行关于人体试验的人数,动辄上万人。这样做分组量大,可以偷偷做协议之外的试验。特别是某些研究专门采集了5000份孪生子血样,由于孪生子基因缺陷特点更明显,易感性更强,因而更容易找出规律。关于抽血的量,正常人做体检和疾病化验只要2毫升就足够了,某些研究机构从每个受试者身上抽取超过正常标准3—6倍的量,这是为了在已授权的研究项目之外,另外研究其他未申报的项目。

关于人体试验的项目,申报的项目明显少于实际研究的项目。就公布的研究项目来看,其中有些是慢性病研究,如高血压、糖尿病等,但是其中有些项目,如“精神分裂症、痴呆以及染上毒瘾”的研究有极强的针对性,最适合做基因武器研究,一旦这方面取得突破,可以长期隐蔽使用,最终的结果是造成人种退化。

关于人体试验的地域,虽然中国历史上各民族不断融合,但是中华民族是在黄河、长江流域发源的,每个中国人身上都带有中华民族共同的基因。他们选择安徽安庆地区的农村作为采集点,是因为类似地区人口流动性小,血缘关系相对稳定,服用药物较少。从村民的家谱推断,当地人在本地有千余年的定居历史,所以美方研究机构认为他们的基因没有被“污染”,可以更方便地查出中国人的基因特征,是非常理想的破解东方人群基因密码的试验场。

目前类似的中美合作人体试验项目还有很多,不仅局限于安庆地区,有些至今仍在进行中。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还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研究。而专门研究汉族与藏族的基因差异性项目,不仅获取了汉族、藏族的基因,而且发现了东亚人种同西方人种的不同之处。

也是在20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不少日本人办的企业里,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就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得了什么病,而日本工厂对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答案。

如今中国人面临的形势已经不是分“左中右”,而是分“要死”与“要活”——“要活”,就在转基因食品核武器爆炸之前制止它。即便制止不了,那也总算死个明白,自己在自己的墓碑上添一段历史的教训:

  ——“这个被灭绝的民族不是被转基因核武器灭绝的,而是因盲目、轻信、软弱而未能摆脱本民族的祸国殃民的‘精英’的控制而被内部敌人灭绝的。后人应引以为戒,千万别把自己的命运交给‘精英’操纵。”

  对中华民族来说,基因核武器已经启动,剩下的问题只是要么在它爆炸之前摧毁它,要么被它摧毁。目前的形势令人想起国歌和国际歌的几句歌词: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这是最后的斗争。

中国人基因死穴被发现,网友吓坏: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中国人灭族!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中国研究人员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4日说,他们完成了最大规模的中国人基因组测序和分析。消息一经在观察者网公布,中国网友一片哗然。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

中国人基因死穴被发现,网友吓坏:美国用基因武器可将中国人灭族!据新华社10月5日报道,这项发表在新一期美国《细胞》杂志上的研究显示,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用“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收集了超过14万名中国孕妇的部分基因组样本。发现了中国人基因组中独特的病毒DNA分布。中国人拥有一些印度人、东南亚人和沿古丝绸之路上的欧洲人中常见的遗传变异。论文共同作者、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徐迅认为,这些数据有助于对中国人口基因结构有一个全局性的认识。论文共同作者、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综合生物学教授拉斯穆斯·尼尔森说,能获得这么大的样本量,找出基因变异与人类特征间的关联,这很了不起。

面对上述“喜讯”,观察者网的中国网友却呈现出几乎一边倒的忧虑甚至恐惧态势。以下只是网友评论的一斑,用来管中窥豹。碎岩:国家应该严格控制类似项目,严禁私营企业随意采集中国人的统计数据,更要杜绝这类数据泄密或外流。大数据时代,全息化技术已经使搜集一个国家全体公民的数据成为可能。一旦这件事被外国做成,我们将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外国可以通过人的血缘、工作单位、学校名录、住址、电话、ip,轻易地分辨和跟踪科研人员、军人、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后果不堪设想。老赵:中国人独特基因编码被发现,中国人危险了挡不住的深海:非典,来无影去无踪!中国人,还记忆犹新吗?咖啡豆豆:有些去做所谓测序基因的人,个人数据就被华大共享利用了!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检查下数据安全性(如果采集收集的数据注入超过几部电脑,而不是单一服务器上,那就存在隐患了),另外,孕妇做基因测序时,国家也该推行强制合同,注明测序单位的数据未来如果利用与限制条款!明明白白告诉消费者这事关本人重大隐私的利用可能性!我国深化改革,要民族复兴,要建立幸福安全民主的社会,但仍然在隐私保护上依旧处于放任状态!真是难过!面对华大这种“炫耀”,有关部门和被采集基因序列的人只能仍然一头雾水!赚钱容易:这是告诉西方,中国人体基因有死穴,可以对症下药。华大的设备都是买美国的,他们就是一个披上高科技外衣的民工而已。钱塘潮:华大基因本来就是西方拿出来忽悠中国的,设备都是外国人的,发的论文基本也是国外的边缘货这样的所谓高科技在中国真不少小忽悠:这些数据落在外国人手里会有什么结果真是不敢想象。乌松:10月3日,在美国西雅图,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华大集团与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签署谅解备忘录,旨在实现双方在健康和农业发展的共同目标,并为实现一项或多项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做出贡献。—-先前听说盖茨基金会在非洲通过疫苗控制非洲人口,觉得太夸张了一直以为是个谣言。结合这则新闻看,毛骨悚然!在我心里:“论文共同作者、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综合生物学教授拉斯穆斯·尼尔森说,能获得这么大的样本量,找出基因变异与人类特征间的关联,这很了不起。”。这个成果是绝密中的绝密,简直是汉族人种头上的一把刀!那些相信科学无国界论的白痴怎么就没有发现,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白色人种的相关基因研究发表!这是主动献上整个种族的人头啊!龙蛇起陆:这些资料不是一般资料,国安系统应该深度介入。winsam:自从我知道华大是私企以后,对国家基因库很不抱希望。山嵘溪涵:“技术收集了超过14万名中国孕妇的部分基因组样本”我不是专业人员,不知该团队是否对样本主体做到如实告知?这么大数量的和美国大学合作收集国人的族群基因数据是否有一定的安全隐患?这一系列动作是否符合规范?国家对基因研究不知道有些什么法律法规?希望媒体朋友能继续跟进深挖,不要出现第二个“黄金大米”!咖啡豆豆:有些去做所谓测序基因的人,个人数据就被华大共享利用了!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检查下数据安全性(如果采集收集的数据注入超过几部电脑,而不是单一服务器上,那就存在隐患了),另外,孕妇做基因测序时,国家也该推行强制合同,注明测序单位的数据未来如果利用与限制条款!明明白白告诉消费者这事关本人重大隐私的利用可能性!我国深化改革,要民族复兴,要建立幸福安全民主的社会,但仍然在隐私保护上依旧处于放任状态!真是难过!面对华大这种“炫耀”,有关部门和被采集基因序列的人只能仍然一头雾水!刘轩睿:任何放任这种行为的政客,都是祸国殃民之辈,千刀万剐不为过。黄鹤楼:华大 明显违背了职业操守,侵犯了公民权利 。14万人基因检测都只是华大的生育服务项目的客户,华大却把客户基因材料作为他用。明显没有授权,是大规模侵犯公民权。而且擅自和他国合作,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危害。华大的客户,有可能基因信息泄露,客户及其亲属或基因近似人群,有被生物攻击的可能。就像大家献血只是给医院抢救病人使用,而绝不是默认授权研究基因缺陷或做其他用途。华大已经侵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健康,涉及犯罪。一聚相随:这些数据落在外国人手里会有什么结果真是不敢想象。小忽悠:要命的是论文的合作者其中就有一个美国教授。墨倾池:为什么要研究中国人的?不研究他国的?而且还是和美国一起研究的。还有,国家重视这件事吗?这种事情不是国家来做,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黄蟮:以前有传闻说美国有专门机构收集中国人的DNA,以便研究中国人不耐受的病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非政府发言人:让美国人知道了我们中国人的基因缺陷很危险啊高山望远:中国人基因研究结果为什么发表在敌对国家刊物上,这是泄密,对国家、民族造成威胁。孤心爱:不寒而栗咖啡豆豆:中国研究人员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外国(主要是那个国家)是不是也借所谓“中国研究人员主导”,提供些测序设备,获得了全部数据?而中国研究人员获得了所谓的第一研究人“名誉”?这种费大量人力物力与地方政府配合的采集项目,数据的安全性,甚至比某些军事机密更值得保护,更珍贵!不知道该项目中外人员中中方人员如何保证数据安全的?有没有共享?应该也介绍下!龙德而隐者:这也是中国人种的特定基因武器的基础!“能获得这么大的样本量,找出基因变异与人类特征间的关联,这很了不起。”做得好,做得很好,太好了,国外有心也完成不了的事情,用你们自己的资源就做了,一分不花,乖乖的送来。xh没所谓:没关系,备好足够多的核弹,不管谁要灭我们,我们就射美国.大漠刀客 :核弹,怕你不知道啥时候按下按钮。这东西无声无息,如果真的有基因武器,你都不知道敌人是谁。美国偷偷采集中国人基因?2003年10月,抗击非典的战役暂停之后,北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童增撰写了一本名为《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的书,向全体中国人发出警示: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大部分专家表示:“这样的怀疑是非常不好的,必须要有科学的基础才行。”凤凰网文章说童增告诉记者:“1998年,我参加过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也就是从那时起,童增开始关注人类基因问题,他请教了许多遗传学专家、查阅了大量基因资料。“中国的基因流失让我感到中华民族受到的潜在威胁。这是把双刃剑,通过它控制人种是件可怕的事情”。《最后一道防线》中有这样一段话: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积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童增认为怀疑非典是专门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以上事实、数据就是最充分的理由。中国的基因流失并非空穴来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陆续有许多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获得的血清或D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90年代初期,美国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某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1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文章说21世纪是生物工程大发展的世纪,但这种生物技术的飞跃却使人喜忧参半。由于基因武器可以根据人类的基因特征选择某一种族群体作为杀伤对象,因此,科学家们称这种“只对敌方具有残酷杀伤力,而对己方毫无影响”的新型生物武器为“种族武器”。

作者:知乎以诚相待2015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