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的豢龙人 (中集)

道家文化 2个月前 (11-22) 45次浏览 0个评论

平先生在我家呆了三四天以后,突然那天清早,他说他有急事,要走。父亲和我自然又要强留他几日,平先生就说,昨晚他接到了洞庭的消息,说洞庭湖底黑鱼妖作乱,伤了洞庭归位的龙族,将它们驱出了洞庭湖,让它们无处可归。

他得赶紧赶过去,除掉黑鱼妖,不然时间拖得太长了,它若污染了整个洞庭湖水,那整个龙族就危险了,还会危及到人类,引起环境破坏崩溃。我不明白,就请平先生开示。平先生想了一会,就开口告诉我,他说生命在于循环,循环中断,生命就死亡,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每一个个体的小生命是一个小循环,而同一个境界上,同一个生命圈内,

所有同等的小生命,又能够相互联接起来,形成一个大的循环,从而组建成一个更庞大的生命体。而建立这个循环的因素,就是脉。脉无处不在,只是凡人肉眼看不到,也触及不到。比如说我们人体有脉络,中医治病主要就是通过通脉来治好病的。脉不通,循环就不顺畅,那么身体就会出现相应的病征。只有通过草药、针灸等,通好了那条脉,病才能好。还有点穴,其实就是封脉,脉被封了,人就会出现相应的问题,解穴,就是重新通脉。人体的穴位,其实就是人体脉络交错联通的关键结点,也可称作窍。不同的穴位,主着不同的脉路,也就主着人体不同的功能。而脉又是看不见的,脉不是血管,人叉开五指,其实,五指的指尖间都是有脉直接相联的,

但人看不到,也碰不到,而脉循环又可以通过血液的循环与博动,来表征出来。因为一切都是相关联的,相影响的,所以一般中医说的号脉,其实他号的是血管不是脉。人身体内有脉,这构成了人体生命的小循环,而人与人之间,又有人脉相联通着,这就是缘。缘有许多种,有血缘、姻缘、善缘、恶缘,都是由人脉在联系着人与人,起着作用。

同一个祖先生下来的后代,他们都有一根祖脉像树干、树丫一样的联接着,越往远处,脉越细,联系就越小。而父母与子女间,也是脉在联系着,这叫血缘。与朋友、仇人、熟识的人之间,也有脉在错宗复杂的联系着。

只是有的脉粗,有的脉细,有的肪输送着善的信息,有的输送着恶的信息,这也就是人所说的,缘深、缘浅、善缘、孽缘。没有缘的人,不会相逢。哪怕人海之中,匆匆地擦肩而过,那也是需要一段缘的。平先生说,他其实与我们家有一段很深的缘份,尤其是与我之间,所以他才这么几次找到我们家。

因为一般世外人与凡人是不能在一起生活接触的,这是不允许的,除非有特别的使命和缘份,而他和我们之间,就是因为这个。平先生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大自然也是一样,他其实也是一个庞大的生命,是一个神灵,只是人不知道。人有五脏、血液、血管等,自然界有湖泊、海洋、江河、山川,气息,这些也是自然的生命循环器官。

人有脉,自然也有脉,他有水脉、龙脉等等,这些也构成了他的生命循环。自然是一个大循环,甚至我们人类、各种生物,都是他循环的一部分,都与自然是有脉相联的,都是属于自然这个神灵身体的一部分。古人一直在讲,天人合一,就是指打开人体的百窍,百窍就是生命与自然的脉的联接点,联接人与自然的脉络,让人体接受自然的信息,感应大自然,与自然相沟通,最后回归自然,回归神的怀抱,从而认清自己,找回真我。

只是现代人被污染了,他们的百窍已被自我和后天的欲望和物质享受封住了,断绝了与自然的联接,所以与自然越来越背离,与道越来越背离,也越来越找不到真我了,最后完完全全迷失了。现代的人类迷失了,迷失的人类是最可怕的,如果他们找不到回归的路,自然界就没有他们容身的地方,哪里也不能收留他们,最后会被毁灭掉。

那时就会有天灾、人祸和各种灾难,甚至世界末日。这是神灵对人的惩罚,其实神是很慈悲的,他们绝不会伤害自己的子民,就像不会伤害自己身体一样,他们一直在给人类回归的机会。

只是人类迷失得太深了,完全抛弃了他们的神,背他们而去,再也不可能走回来了。就像身上的污泥一样,虽然它黏在身上,但它不属于身体,所以就得除掉它,不然它会污染了整个身体。平先生送给了我一句话,“凡人遇物境为己境,觉者化己境为物境”,平先生解释说,凡人总是被周围环境所困、所扰、所喜、所悲,所烦,七情六欲,苦不堪言,这就是凡人。而觉悟者,不为眼前所困,所迷,他能打通身灵,与自然相合一,相感应,他行使着自然的力量,将自己化境为自然。平先生说,这个洞庭是中国水脉的聚结地,就像人体的一个重要穴位一样,对整个中国的水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洞庭被污染了,那就影响到整个中国的环境,因为水脉是循环相通的。所以一直由龙族把守着,确保他的清净,和各路水脉的畅通。说了半天,我总算明白了平先生的意思,同时更加震惊,知道了许多从未知道的东西。 独臂神医 与大部分男孩儿一样,我那个年龄对探险之类的是非常向往的,无所畏惧。听说平先生要去除黑鱼妖,而平先生又说与我有极大的缘份,那时又正值暑假,想着平先生小时带着我四处抓地龙的事,我就作了个大胆的决定,要跟随平先生去游历一番,长长见识,看他怎样除掉黑鱼妖。

我想着到时肯定像神话故事中写的一样,翻江倒海,惊心动迫,边想边激动不已,更坚定了我的信心。父亲听了我的话后一惊,平先生样子倒是异常平静,像是早知道了一样。只是对我说,云游是很苦的,风餐露宿,饱一顿饿一顿的,而且还有危险。我已下定了决心,觉得丢了命也不怕,想着平先生不带我去,我就死缠着,不放他走。平先生停了一会,又回过头看着父亲,对我说,你年龄还小,要跟我去,那你得先通过你父亲的同意才行,得你父亲作决定。我又看着父亲,父亲后来告诉我,其实他也是很想去的,只是他没有说出来。我父亲对子女的自立看得很重,他觉得男人就该四处闯闯,见见世面。再加上他觉得将我交给平先生很放心,就慢慢点头同意了,他对平先生说,暑假结束前,得将我送回来,我还得上学。平先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同意了。我高兴极了,急忙收拾了几件衣服,牙膏,刷子,背在包里,父亲塞给了我一叠钱,他平时是很少给我零花钱的,他说路上小心,得紧跟着平先生,不得乱来,开学前记得一定得回来。我点了点头,父亲让我们从后门快走,说不能让我妈知道,不然我是去不了的。就这样,我出了家门,生平第一次出远门,异常激动。跟着平先生走了三天多以后,我们来到了湖北省的西南部。我们中、下午最热的时候不赶路,睡觉,等太阳落山后,我们就上路。晚上赶路,一直赶到上午太阳出来后,我们就找个阴凉的地方继续睡觉。平先生说黑夜没人,赶的路能比白天要快得多,我只觉得跟着平先生,脚下生风,再加上很兴奋,一点也不觉得累。我们都睡在野外,睡觉时,平先生都是双腿盘坐,双目微闭,静静地坐在一边,一动也不动。吃饭的时候,平先生会拿着饭钵,去找人家化缘,化来后就让我吃饱,他自己却不吃。后来我不好意思先吃了,定得让平先生吃。

平先生摇了摇头,说他一般是不吃的,只是几次到了我家,怕让我们误会,才吃我们家的饭。平先生说,缘不能乱化,如果随便乱化,化得太多了,就会把自己拴起来,到时不好解脱。我听了后,就很难过,我觉得平先生是为了照顾我,让我吃饱,而为我化的缘,给平先生添麻烦了。平先生很和谒地笑了,他说他与我们是天注定的缘,是有使命的,所以就没有关系,他为我化的缘也是天定的,天能化缘,也就能解缘。平先生说其实这次能带我出来见识一下,也是早就定下来的缘,不然我还来不了。我大悟。一路上,在我的不断寻问下,平先生还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他说这条黑鱼妖,有些来头,已修了四千多年了。它一直在湖底静修,因为洞庭湖是水脉的聚集地,精华所在,所以这黑鱼得到了水脉的灵气,修成了水神甲,刀枪不入,伤不了它。本来它一直躲在湖底静修,也不怎么惹事,所以就与它互不侵犯。最近几年,天象异常,这黑鱼妖,也不本份了起来,它自恃自己修得差不多了,无人能敌,便开始主动侵犯龙族,妄想接管洞庭湖。现在竟然伤了龙族,霸占了洞庭,所以不得不除掉它,不然让它污染了水脉,那就完了。平先生说,这黑鱼妖的来头比较大,有水神甲护身,所以现在还治不了它,得找个东西协助他。我问是什么东西,平先生说这个东西不在六道中,名叫蜮(我根据记忆,然后造出来的名词,大概就是一种怪物吧),是至污之物,只有它才能伤得了这黑鱼妖。我很好奇,就接着问蜮到底是什么东西。平先生就说,蜮是一种极其凶猛的低灵生物。它不在六道中,平时喜欢趴在地狱之底,以地狱里那些至污的东西为食。平先生说世上有些人偶然间,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环境中作了极污之事,这蜮就能附到他身上,操控他。

他说十几年前,他云游时,就碰到过一个这样偶然被蜮附身的人。但他无法将蜮从这人体内打出来,所以现在得先去找独臂神医帮忙。我很好奇,又问,这独臂神医是不是只有一只手?平先生笑了,说这个独臂不是指人的这个手臂,而是指圣手。平先生说,圣手在真体上,圣手神医也是在历代单传着,像扁鹊、华佗等,就是圣手神医的历代传人。

以前都是有两只手臂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圣手传到唐末的时候,出了点事故,最后只剩下一只手臂了。所以以后所传的都是独臂神医了。平先生说圣手神医与先天道自来有些渊源,医原本是先天道下面的一个分支。

他认识前一代独臂神医,也就是现在这个神医的师父,现在他不在了,就得找现在这个神医了,他知道他住哪。我们第四天赶到了一个靠近土家人住的地方,在一座山里面,我们找到了独臂神医。这神医是一个老头,留着很长的白胡子,他在山间依山搭了一个石屋,在山上开了几块地,种了一些菜,供自己吃。

见到平先生,神医很吃惊,他打量了我,又眯着眼看着平先生,看了半天,然后拍着巴掌大笑着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模样。平先生也笑了,就说今天有事来求他帮忙。神医赶忙客气了一番,说不敢当,有事尽请吩咐之类的。这个老神医在平先生面前一直以晚辈自称,还称平先生为师伯,非常恭敬。

我们在神医那里歇了一天,赶了四天的路了,倒下后,才觉得累了,混身疲软。神医用自己菜园种的菜来招待我们,我好好饱餐了一顿。神医炒出的菜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非常香,吃后很有精神,疲累尽消,胃里很舒服,暖暖的。

神医说他在菜里面放了一些草药,给我们消消疲劳。边歇息的时候,神医就边主动跟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早就不治病了,偶尔才出手,没钱的时候,他就去卖狗皮膏药,换点生活用品,然后就回山种菜,不下去了。听他们聊天我才知道,神医在七十多年前见过平先生,时隔了七十多年,他竟还能认得。神医说再过多少年,这最后一只圣手也要失传了,他是最后一代圣手了,他走后,圣手就再不能传下去了,已经不行了,不能用了。

神医叹着气,说现在是中医的大劫,看来中医很难走过这一劫了,世界被庸医搞得不像样子,人也越来越不信中医了。神医还说,现在西洋人的医学兴起,这东西是人类搞出来的,境界在人类这一层,就很易被人接受,大家都在接受它。而中医,是上古时神传给人的。

他的境界是很高的,一般凡人,慧根不够,就了悟不了,所以历代都出很多庸医,所以也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尤其到了现代,人迷失了,更接受不了高境界的中医了,所以中医的气数也差不多尽了。神医还向我比喻说,就是人上学一样,得从一年级上起,然后再二年级,三年级……再大学。如果给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孩,告诉他大学的知识,他就接受不了,而且还吓坏了,从此以后就排斥了,厌学,最后一看到上学就反感,一味地反对了。

这也是中医堕落的原因,所以这些年来他也不想再治病了,凭他一人之力太渺小了,这也是天定的劫数,他也改变不了什么。神医越说越伤感,听得我也很难过我安慰神医说,其实我是非常相信中医的。神医笑了起来,说平先生的徒弟如果都不信中医,那中医早就该绝种了,说着大笑。平先生赶紧严肃地说,他不是我师父,还说他远远不够格做我师父,只是与我有缘,这一世带着使命来与我化缘的。神医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昆仑山的豢龙人 (中集)

盅惑

晚上时,我们就开始出发了,我们一行三人,一路南下。神医很开朗,喜欢说话,我们就边聊边走,崎岖的山道竟然走得很轻松。我猜想神医他至少有九十岁以上了,但他身板却非常硬朗,步伐比年青人还有力。一路上,神医聊到了治虫。我问是不是蛔虫,神医大笑了起来,说这个虫可不是蛔虫之类的寄生虫,这个可利害去了。他说比如现在平先生要去治的蜮,就是属于虫。他说,现在治虫早就失传了,他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会治虫的医生了。神医说,这个虫去医院检查不出来,就是把人杀了,把肚子剖开,翻遍了,也翻不出什么虫来,得用特殊的方法治,才能把虫现出原形,打出来。神医说,他四十多年前当过游医,那会还很乱,很多地方在打仗,土匪也不少。他当时治过一个盅,那是一个跑生意的人,他兼营盗墓的勾当,在靠近湘西那边,他盗一个墓时,从地底下挖出一个坛子来,坛子封得很紧,他以为得到了宝贝,就把坛子给撬开了。

撬开后,里面什么都没有,只看到黑影一闪,从坛口窜出来,似乎又有东西从他鼻息中游进去。从那以后他就得了怪病,病起来时疼得满地打滚,五脏六腑就像被百爪抓挠一样,感觉五脏俱裂,死又死不了,痛苦异常。

去医院查时,什么也查不出来,说没有病。刚好被神医碰见了,神医说他天眼开了,能看,他就看到那人肚内有一条大虫在扭动。便上前去问,果然是有问题。

神医便给他配了药,让他服下,两个时辰后,那人就吐出了一个血团,用棍子拨开一看,里面是一只卷成一团的大蜈蚣,足有一尺多长,混身红色的。神医说这蜈蚣太罕见了,当时就把它抓了,留着入药。边说神医就边翻开他带来的药囊,摸了半天,果真摸出了一条红色的蜈蚣干,真是一尺多长,我惊得合不上嘴,太吓人了。神医说这可真是天意,因为这次去治虫得用上这个蜈蚣干,不然还治不了。说着神医见平先生一直不语,就跟平先生说,他听他师傅说过“三年种盅,百年种惑”,他只见过这个盅,但还没见过惑,他问平先生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个惑是什么回事。我一听是新奇的东西,就来精神了,就缠着平先生说来听听。平先生被我缠着没法,就给我讲了,他说他几十年前治过一个惑。他说盅大部分是湘西人种的,而惑基本是广西那边的。

种盅一般只要三年就可以,比较容易,而惑至少得百年左右,一般三代人,才能种出一个惑来,而且弄不好很容易就种死了,所以非常罕见。平先生说,盅是属于虫类,而惑是兽类,属于凶灵,是他管辖的范围。平先生就讲起了几十年前,他治惑的事。他说广西的一个山镇边,接二连三的死人,而且死不见血,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倒地便死,死时脸上都显着惊恐痛苦的表情,双目圆睁。

上面就派来了人来查,里面的几十个人,赶到镇上没两天,也全部死光了,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死的。平先生说他一看过之后,就知道是凶灵干的,但不确定是什么种类,就跑去打探。

听那里的人说,他们山头上有一个土匪王,手下也没几个强盗,但没人敢惹他,他们经常下山,大模大样在镇上抢夺东西财物,凡是与他作过对,扯过皮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了。这些死的人,基本上都是与他有过节的。平先生听过之后,就知道八九分了,他就夜行山上,去找那个强盗王。见到那强盗王时,看他是个凡人,平先生不忍心伤他,就好言劝他不要再作恶,弃恶从善。没想到没说两句那人就烦了,放出了惑,要杀平先生。

平先生就放了两条龙,龙与惑斗了起来,惑怕龙,见斗不过就逃,龙就绕着树林追它。那惑的速度极快,绕了山转了一个多时辰才将它抓住。平先生说他杀了那只惑,取出了它的心。神医马上说,听他师傅说,这惑的心可是世上最利害的迷魂药,能封百窍,迷住万物心。平先生点了点头,说看来上天真是早就已安排好了,这次除黑鱼妖,非得用上这颗惑心才行。只有这颗惑心才能治服蜮,让它乖乖听从命令,这些事情,真是听得我口登目呆,一路上竟记不起赶路的劳累了。神医有了种奇怪的药丸,我们饿了后,服上一颗,一天就不用吃饭,肚里饱饱的。神医跟我说,这药丸治饿,但不能多吃,尤其像我这么瘦的,吃多了就更瘦了,还得多吃饭。不知不觉中,我们赶了两天两夜,第三个晚上我们赶到了湖南,好像位置是在张家界这一块吧。

猪人 半夜时,我们赶到了平先生十几年前见到的那个被蜮附了身的人那里。但由于已是半夜,人都睡了,也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哪里,怎么样了,于是我们便找了个地方睡一觉,准备等到天明再去打听。这时,平先生对神医说,剩下的就是要与凡人打交道了,他说他不便过多地与人打交道,他有不可言明的难处。所以得神医出面了,得麻烦神医了。说着平先生向神医行了礼,神医赶忙摆着手说,使不得,使不得。太阳出山后,神医开始向那老乡打听情况,那老乡一听神医的描述,马上就明白了,他说你们是来找猪人的啊,他指着另外一个村子,说那村子有一个大猪栏,猪人就在猪栏边上的粪池里,走过去就能看到他,但不要刺激他,他会咬人,力气特别大,几个壮丁都治不了他。我们沿着他们指的路走到了猪栏那里,看到一个院墙围着的,里面有两大排猪栏,栏里都养着猪。猪栏边上是一条臭水沟,猪的屎尿都往沟里排,下面堆积了厚厚的猪粪,水是黑的,臭气熏天。我们正在寻找着,突然臭水沟中冒起了泡,一个东西从沟里的猪粪中钻了出来,腾起了一阵恶臭。我赶紧捂着鼻子,一看,吓了一跳,那从猪粪中钻出来的是一个人!他头发长长的,粘成一块,没穿衣服,身上厚厚的垃圾,从头到脚,像癣一样。他一边盯着我们,一边哼哼地叫着,鼻孔在往外冒着泡,时时地喷出一丝猪粪来。我只感到胸口一阵阵地发堵,我捂着胸口直想吐,世上竟有这样的怪物!他家人怎么就不管他!我们在找猪人的消息,马上就在村里传开了。他们听说三个外地人大老远来找猪人,而且我们样子又有一点怪,所以不一会儿他们就三三两两地赶过来,围在我们边上看稀奇,想知道我们究竟要干什么。神医就向他们打探,这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村人就说开了,他们说猪人不是他们村的,原本是周边村的,他老妈在二十来年前破封建四旧的时候,是个积极分子。

那时搞什么不爱红妆爱武妆,他老妈就是这个时候的特类,干起活来比男人还凶,是个带头兵,她整天什么事不干,专门带着几个青年四处砸庙,砸菩萨。听说他们从庙中砸来了不少金银宝物,就干得更起劲了。

后来她怀了孕也不停下来,继续带人扛着锄头砸庙,在砸的时候,她用蛮了劲,结果就在庙里生了。生产的时候流了一地的血,把菩萨都弄脏了,被人抬回家后就死了,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裂着嘴,样子很怕人。

生下的儿子就是这样了,不吃正经东西,专在泥屎地里打滚,也不学走路,不会说话,只会乱叫,还咬人,力气特别大。

他的的家人都被他咬得不成样子,后来他老爸就把他扔到了山上不再管他,他就顺着臭味一路寻到了这里,就赖在这里不走了,饿了就爬进猪栏抢猪食吃,吃完就爬进粪坑里泡着。在这里呆了几年了,搞得村里人都不安宁。后来村里组织年轻人将他拖起来,扔到了深山里,但不出两天,他又跑回来了,怎么也赶不走,而且他好歹也算是一个人,打死了又要偿命,隔壁村的,也不忍心打死他,没办法,就让他一直这样呆着。神医仔细观摩了一番猪人后,悄悄地对着平先生说,这个虫有点棘手,现在带来的药,看来药力可能还不够,太低估它了,怕到时如果一下打不出,再打就打不了了。平先生就问,那还差什么药。神医叹着气说,还差一门点睛之药,但这药太不好弄了。平先生就问是哪种,神医说是沉香屑或龙涎香,他说这两种是世上最名贵的香物,古时一般都是帝王家才有,百姓哪得见。平先生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顺应自然,上天早就安排好了,我们只管去做,肯定是有办法的。神医忙点了点头说,那就先找当地的一些年纪大的人家问一问,或许老一辈的见识过,知道哪有。于是神医就让村民带路回村,让他们带见村中年纪最大的老人。一个小伙说他外公应该是村里最大的,八十八岁了,就跟着小伙去见了他外公。那老人八十多岁,身体弯得像一张弓,牙也掉光了。他说话方言口音很重,口齿还很不清,我们都听不懂,年青人就帮着翻译。

他瘪着嘴说,龙涎香不知道,但沉香木他知道,还见过,他说民国二十几年的时候,外村请木匠造娘娘菩萨,他去看,造好后,就把一把沉香屑和经文塞到娘娘的肚子里,让和尚开光。

他说现在这菩萨还在,在五里地外有个叫插花娘娘庙的,里面供的插花娘娘就是当年的这菩萨

作者:知乎以诚相待2015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